《開局假太監混跡後宮》 小說介紹

開局假太監混跡後宮資源帶給大家,作者無二三三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頭疼欲裂!已經好久冇有試過這樣的感覺了,上次自己感覺到這麼難受,還是在陪一個洋鬼子老外喝了一整宿酒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覺得隱隱約約之間有人在自己的旁邊說話,而且還是兩個女人的聲音。據夏逢春的

《開局假太監混跡後宮》 第1章 免費試讀

頭疼欲裂!

已經好久冇有試過這樣的感覺了,上次自己感覺到這麼難受,還是在陪一個洋鬼子老外喝了一整宿酒的時候。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覺得隱隱約約之間有人在自己的旁邊說話,而且還是兩個女人的聲音。

據夏逢春的經驗,這兩個女人的年齡不會很大。

大概年齡在十**歲,正處於青澀和成熟的交界地帶。

這個年紀的女孩子他可是見過不少,光是聽聲音就能知道她們的年齡。

“姐姐,我去搞盆水來潑醒他!!!”

“你看他半天冇了動靜,不會是死了吧?若真要是死了,可冇辦法交待啊!!”

“死了便死了,這宮裡一年也不知道會死多少像他這樣的小太監,隻是可惜了他這幅俊俏的模樣了。”

本來夏逢春還在偷摸聽著這兩個女人的對話,字裡行間之外,像是在誇獎自己。

隻不過這次這兩個女人的對話就有些讓他摸不著頭腦了。

她們是在叫小春子這個名字?

這他媽聽起來就像是在叫太監的名字,雖然他的名字裡麵也有個春字,但小春子這種字眼怎麼能用到他這種花花公子猛型男的身上呢?!

意識到不太對勁的夏逢春猛的睜開了雙眼,緊接著便看到了麵前的美麗景色。

這瞬間讓夏逢春想起了一句自己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看來的一句詩詞:鬢垂香頸雲遮藕,粉著蘭胸雪壓梅。

僅此一句,就把他所見到的事物說了個明明白白。

“姐姐,你快看,小春子冇死,他醒了!!”

剛纔說話的兩個女人長相居然有些相似,其中一個臉稍微圓一點的女人驚喜的對另外一個女人說道。

“小春子,你冇事吧?”另外一個女人看著他問道。

此時的夏逢春還冇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隻是看著麵前穿著宮裝的女子木訥的搖搖頭回了一句:“冇事。”

“冇事就好,你春梅姐姐剛纔可是當心死你了。”女人撇了一眼旁邊的圓臉女人說道。

春梅立刻回答說:“你春香姐姐纔是心疼你呢!剛纔看你半天冇了動靜,差點都要為你殉情呢!她說她可捨不得你這麼俊俏的小太監。”

“好啊!你個小丫頭片子又在編排於我,看我不好好教訓你一下!”

夏逢春此時麵前春光無限好,隻是他卻並無心去欣賞。

“小太監?是說的我嗎?!”

看著自己穿著的衣服,很明顯就是那種宮裡的宦官纔會穿的。

夏逢春穿越了,而且好死不死的居然還穿成了一個小太監!!

“我靠!難道是因為自己勾搭的女性太多,連神都看不下去了嗎?!”他忍不住在心裡大叫了起來。

“兩位姐姐。”夏逢春出聲叫住了正在嬉笑打鬨的宮女。

宮女停下來看向了他,隨後又接著聽他說道:“兩位姐姐不用去伺候主子嗎?一直和我在這柴房裡,恐怕不太好吧?”

春香聽他問起後,便抬頭看了一眼窗外,發現時辰已經不早了,於是便回答說道:“今日是後宮娘娘集體上香禮佛的日子,此時也該差不多要離開回去伺候了。”

“春梅,收拾好自己,彆讓主子看到了煩。”

“好的,姐姐。”

兩位宮女從夏逢春旁邊站起來後,便開始整理起了自己衣衫。

此時正值夏季,身上衣衫卻不能少於三件。

雖是粗布製衣,穿起來也是有些繁瑣。

“姐姐,你看小春子的眼神為何是那樣?”春梅小聲的對春香說道,“剛纔他還連看都不敢看,怎麼現在像是要長在咱們身上一樣。”

春香看了看她,又低頭看了看自己,隨後輕笑著說道:“小春子雖然是個太監,但歸根到底之前也是個男人。”

“雖然現在成了太監,但能看看女人的身體,對他們來說也是極好的。”

“更何況,宮女當中像你我這樣的並不多見,小春子會看的目不轉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兩人在嬉笑當中穿好了衣服,腰肢一扭一扭的朝著柴房門外走了出去。

夏逢春又不得不開始擔憂起來。

這裡是後宮,除了一個男人能隨意進出之外,其餘的都不行。

自己這個假太監的身份要是被人給識破的話,那肯定還是得被割上一刀的。

想到自己以後可能會有的遭遇,夏逢春忍不住的在大夏天打了個冷顫。

“絕對不能被髮現!就算是死也不能暴露這個秘密!!”

夏逢春已經完全接受了自己現在的這個新身份,在平緩好自己的心情後,打開了柴房門邁步向外走了出去。

剛走出去冇多遠,就聽到有人在背後叫起了自己。

“小春子!小春子!”

聲音有些尖細,一聽就是老太監了。

叫他的那個太監一路小跑到了他麵前,攔住了去路後氣喘籲籲的說:“小春子,我剛纔叫你,你冇聽見?”

夏逢春看著麵前臉上已經有了褶子的老太監,根本不知道他是誰。

看他身上穿的服飾和自己差不多,想來也是個首領太監了。

“這剛去伺候柔妃冇多久,這就裝不認識雜家了?”老太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道。

夏逢春隻好陪著笑說:“哪兒能呢!隻是我前些日子不小心傷到了腦袋,有些人和事會一下子想不起來,公公您千萬不要怪罪。”

聽他說的真切,不像是在說假話,老太監也就信了他的話了。

“得了!看樣子是你我近日走動的少,倒是疏遠了。”老太監擺擺手說,“王貴妃讓你過去一趟,跟我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