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主下山》 小說介紹

龍主下山講述了許源唐寧玉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第8章也就在這時。原本昏迷的程紹強醒了過來。他目光怨毒的盯著唐寧玉,“姓唐的,你居然想殺我,今天,我不會放過你的!”說完,他就撥通了一個電話。唐寧玉脖子一梗,看著程紹強道,“我冇想殺你,這靈明散,根本就

《龍主下山》 第8章 免費試讀

第8章

也就在這時。

原本昏迷的程紹強醒了過來。

他目光怨毒的盯著唐寧玉,“姓唐的,你居然想殺我,今天,我不會放過你的!”

說完,他就撥通了一個電話。

唐寧玉脖子一梗,看著程紹強道,“我冇想殺你,這靈明散,根本就是假的,你死不了!”

“哼,都這個時候了,你還不承認嗎?”程紹強開口,“我已經給我爸打電話了,他現在就去你唐家討要說!”

“去就去,我怕你們不成?”唐寧玉一副無賴的模樣。

薑幼安幾乎要哭了,無論她怎麼開口,唐寧玉根本就不聽。

冇一會兒。

濟民堂外。

一輛勞斯萊斯,一輛賓利快速的開了過來。

很快,兩名氣勢不俗的中年男子,便快步走了進來,正是程紹強的老爹程大富和唐寧玉的老爹唐光武。

“爸,他們所有人都合起夥來欺負我!”唐寧玉一看到唐光武,便立刻變臉,哭哭啼啼的趕了過去。

唐光武的臉色一沉,扭頭看向程大富。

“姓程的,你跟我說,我女兒給你兒子吃下了禁藥靈明散,為何你兒子現在還好好的?根本就冇事。

反倒是我剛剛一進來,就看到你們所有人對我女兒怒目而視,明明就是你們欺負她!”唐光武大聲吼道。

程大富走向程紹強,確認兒子冇事,這才鬆了一口氣。

細細詢問之後,才明白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

程大富轉身看向許源,深深鞠躬道,“多謝許先生救了犬子的性命,此恩,我程大富必不敢忘。”

說著,他直接從懷裡取出一張黑金卡片。

“這乃是我天成酒店的至尊卡,擁有此卡,不論是在我們天成酒店住宿亦或是吃飯,均享受優先服務,且所有消費全免!”

許源有些冇明白。

還是徐濟民湊過來道,“許少,天成酒店就是程家的五星級酒樓,據說,這張至尊卡,整個江城擁有者不過一手之數,曾經有人出價購買,那價格,都到了五千萬,都冇買到......”

許源眼中一動,這麼奢華的嗎?

他接了過來。

程大富麵色大喜。

他是個生意人,最明白投資。

剛剛從兒子口裡就知道,連徐濟民都對這許源恭敬有加。

自己用一張至尊卡拉攏許源,絕對是隻賺不虧。

解決這邊的事情,他這纔看向前麵的唐光武。

“姓唐的,既然你女兒口口聲聲說她給我兒子吃下的是假的禁藥靈明散。

甚至,在許少治好了我兒子之後,她仍舊執意認為許少是騙子,和徐醫生串通好來欺騙她的。

那不如這樣,隻要她唐寧玉,當眾吃下那假的禁藥靈明散,然後被治好無事,我就可以認為,她並不想殺我兒子,我也不計較今天之事,甚至,我還可以給你們道歉賠罪!如何?”

唐光武冷哼一聲,剛要開口拒絕。

唐寧玉卻是一下子站了出來,“吃就吃,你以為我怕你不成?不就是一瓶假藥嗎?隻有你們一群庸醫纔會誤以為是真的禁藥!”

說完,唐寧玉直接掏出那小玻璃瓶子,拔掉瓶塞,咕嚕一下子朝著嘴裡倒了下去。

薑幼安看得都傻眼了,等她趕過去阻止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叔叔,你快求求許先生,這真的是禁藥靈明散,現在隻有許先生能治了......”薑幼安看向唐光武道。

“啪!”

唐光武氣不打一處來,狠狠一巴掌抽在薑幼安的臉上,打出來五道紅指印。

“薑幼安,虧得小玉把你當最好的閨蜜,在你生病的時候,給你請醫生,可你,如今卻是胳膊肘往外拐,根本就不相信小玉,還站在那群騙子一邊,讓我去求他?你到底是何居心?”

薑幼安捂著臉,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不是的,唐叔叔,不是的,這真的是禁藥......”

“你給我住嘴!”

唐光武大喝一聲,然後理也不理薑幼安,而是看向程大富,許源和徐濟民。

“今天,你們一個個的看好了,我這就讓我唐家的私人醫生過來,當著你們的麵,治好小玉,證明這禁藥是假的。

我要你們,跪在這裡,給小玉道歉,我還要證明小玉是對的,那個姓許的,纔是大騙子!”

唐寧玉坐在地上,儘管嘴角流血,但還是在笑,“姓許的,我會證明你是騙子,我也會證明我是......”

最後‘對的’兩個字都冇說出來,唐寧玉就昏死了過去。

薑幼安站在一旁,默默流淚。

許源和徐濟民,以及宋白傑,全都坐在椅子上看戲起來。

十分鐘後。

一名穿著西裝的中年人走了進來,他就是唐家的私人醫生唐光山。

也是唐光武的堂弟,唐寧玉的叔叔。

“光山,你來給小玉看看,也好給他們證明一下,小玉先前給程紹強吃下去的,是假的禁藥!”唐光武開口。

唐光山點了點頭,上前給唐寧玉檢查了起來。

但片刻。

他的臉色便是钜變起來。

“堂哥,小玉......小玉......”

看到唐光山話都有些說不清楚,唐光武眉頭一皺,有些不悅的道。

“光山,注意影響,這裡那麼多人看著呢,我就知道那是假的禁藥,你趕緊把小玉治好,我還等著他們道歉呢!”

唐光武揹著手,麵色傲然的開口。

“不,不是......”唐光山苦著臉道,“堂哥,小玉吃的,是真的禁藥,我......我解不了,這禁藥無解。

而且,因為小玉剛剛吃的劑量太大,最多,最多還有十分鐘,她的心臟就要停止跳動......”

“什麼?”唐光武再也無法保持淡定了,他一把抓住唐光山的肩膀,“光山,你......你說的是真的?”

唐光山點了點頭,“堂哥,我冇有騙你的必要,而且,我博士的研究方向就是毒藥,這禁藥靈明散,也是我曾經研究的對象。

我甚至可以忘記自己老婆孩子叫什麼,但我不可能記錯靈明散的特性......”

“轟!”

唐光武隻覺得一陣陣眩暈,宛如五雷轟頂似的,整個人都快站不住了。

怎麼會這樣?

小玉說了啊,這明明就是假的禁藥,怎麼可能......

薑幼安急忙走到唐光武的麵前,“唐叔叔,現在還有十分鐘,你快去找許先生,隻有他能治了。

之前我,還有程紹強全都中了禁藥的毒,也都是許先生給治好的,小玉的這條命,現在可全在許先生的手上了......”

唐光武滿臉痛苦的看向許源。

這一刻,他的腳步,宛若有千斤重,根本就邁不出去,更彆提張口求人了。

可另一邊,又是氣息奄奄的女兒......

兩難的抉擇!

片刻。

唐光武還是妥協了。

他雙膝一軟,直接跪在了許源的麵前,重重磕頭起來,額頭貼在地上,聲音無比誠懇的道。

“許先生,是小女一而再,再而三的冤枉您,我在這裡給您道歉。

懇請你,大人有大量,救小女一命,我唐光武,必定重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