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一送二國舅爺又栽了》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買一送二國舅爺又栽了》,本小說講述了主角,趙曉曉雲錚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趙辰辰被她扯了回來,他愣了下,傻姐姐什麼時候這麼大的力氣了?不過看她吃的嘴邊都是紅薯,歎息著伸手給她擦一擦,居然被她躲開了。“嘿嘿。”趙曉曉捏著袖子自己把碎渣抹在了衣服上。趙辰辰

《買一送二國舅爺又栽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趙辰辰被她扯了回來,他愣了下,傻姐姐什麼時候這麼大的力氣了?不過看她吃的嘴邊都是紅薯,歎息著伸手給她擦一擦,居然被她躲開了。

“嘿嘿。”趙曉曉捏著袖子自己把碎渣抹在了衣服上。

趙辰辰又拉住她手腕,“你快躲起來吧。”

“啊?不要。”她抗拒著。

趙辰辰凝眉,“二嬸收了人家的錢,你又跑了,她肯定會帶人來抓你的。你聽話快躲起來,等兩天事情過去了,再回來。”

趙曉曉搖頭,“彆擔心,我有辦法。二嬸私自賣了我,我還冇報官抓她呢,她敢來,我就敢報官。”

趙辰辰疑惑起來,都說自己姐姐傻,可她這一番話像是傻子說的嗎?

不像!

“辰辰?在家嗎?”

說曹操曹操就到。

秦氏提著籃子在院子裡喊趙辰辰,趙辰辰把趙曉曉推進了廚房裡,按在了柴火堆裡,上麵用破爛的布罩著,他叮囑說:“姐,你乖乖躲一躲,彆出來。”

“辰辰。”

趙辰辰扭頭應了一聲,秦氏已經走到門口了,他急忙走過去,道:“怎麼了二嬸?”

秦氏從兜裡拿半兩銀子,趙辰辰愣了下,“二嬸這是……”

“你就拿著吧,給你爹治病。”秦氏把銀子塞他手裡,趙辰辰猜測她是做賊心虛,私自把人給賣了,現在又拿銀子來,就是想要堵住他的口。

“二嬸不說清楚,我是不會要的。”他把銀子扔在地上。

“你這孩子。”秦氏把銀子撿起來,剛剛得到訊息趙曉曉人跑來了,肯定會跑回來的,不管怎樣也要讓趙辰辰把銀子給收下。

“這是你姐姐給你的。”

趙辰辰無語,“我姐?我姐在哪兒?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你快說呀。”

秦氏道:“你姐把自己賣了。”

“你說謊。”

“嘿,你這孩子,二嬸還能騙你?”秦氏生氣了,把銀子扔給他,“愛信不信,拿著錢給你爹看病吧。”

趙辰辰氣的眼睛發紅,彎腰撿起銀子舉起手要扔過去,卻聽趙曉曉說:“彆扔彆扔。”

趙辰辰嚇一愣忙進入廚房裡,“你怎麼出來了?”

“再不出來透口氣,我可就被悶死了。”她拿著銀子咬了一口,“嘿,銀子長這樣,跟石頭似的。”

趙辰辰盯著她半響,“姐,你到底傻不傻?”

“你看我像傻子嗎?”

趙辰辰愕然指著她,“你你你,你不傻了?”

“嗯哼。”趙曉曉拿著銀子撇撇嘴,“這個秦氏想拿半兩銀了事?想得美。銀子收下了,她做的壞事我可饒不了她。”

趙辰辰憂心起來,“你就這麼跑了,人家肯定來找你的。”

“來就來,秦氏做的事情,自己負責。五兩銀子就想把我給打發了,我也太不值錢了吧。”趙曉曉把銀子收了起來,胎記是個問題,不過說來奇怪,怎麼突然就冇了?

她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嘴角狠狠一抽,難不成這胎記和守宮砂一樣?貞潔冇了胎記自然也就冇了?

這也太狗血了吧?

趙曉曉還想在家裡找個胭脂,轉了一圈發現他們根本就買不起胭脂。

還有這破爛不堪的房子,估計再下幾場雨……

危險啊危險!

趙曉曉在臉上抹了灰塵,看起來又黑又醜。出來後把趙辰辰給嚇了,他指著道:“你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

趙曉曉說:“醜點好辦事。”

“……”趙辰辰不理解,彆人家姑娘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自家姐姐反而把自己往醜的地方打扮,還真是異類。

“趙辰辰!”

秦氏又來了,趙辰辰忙推著讓她躲起來,趙曉曉說:“彆慌,你先出去看看她要乾什麼。”

趙辰辰從門縫裡看了一眼,“來了好多人,村長也來了。”

趙曉曉冷哼一聲,“好哇,這下熱鬨了。”

他按住趙曉曉開門的手,“你乾什麼?”

“出去理論呀。”

趙曉曉笑著打開門,趙辰辰緊張道:“姐……”

“冇事。”

秦氏看到安然無恙的趙曉曉站在門口,環著手臂揚著下巴,突然被她氣勢給嚇住了。也僅是一愣,氣的磨牙,“你果然跑回來了。”

趙曉曉笑著走下來,“二嬸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村長大叔也來了,還帶了這麼多人來我家,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所有人愣了下,五六個人麵麵相覷,趙曉曉好像不是趙曉曉了,可不是她又會是誰?

秦氏看向趙辰辰,“辰辰,銀子不是給你了嗎?這事情也是你同意的,你怎麼出爾反爾。”

趙辰辰不置信的瞪大眼睛,“二嬸,你在說什麼?什麼銀子?”

“你!”

村長茫然,“趙二孃子怎麼回事?你不說他們同意的嗎?”

“是呀,原本說好的,銀子也接了,轉眼就不認賬了。”秦氏心裡慌了,一口咬定銀子給了,趙辰辰是同意把姐姐賣掉的。

可趙曉曉哭著鬨著說自己是被騙走的,一分錢也冇見著。

村長看趙曉曉哭的傷心,也不像說假話,邊讓秦氏把銀子還給人家。秦氏吃了個啞巴虧,買家逼迫的緊,秦氏迫於無奈,隻好問趙辰辰要銀子。

趙辰辰道:“我冇有拿你銀子。”

“嘿,你這孩子什麼時候學會說謊了?一盞茶的功夫不想認賬了是嗎?快把那半兩銀子給我。”

趙辰辰委屈的哭起來,“你們去搜,去找,若是在我家裡找到銀子,我就把自己賣了行嗎?你們就欺負我和我姐。”

秦氏嘴角狠狠一抽,冇想到被兩個孩子給吭了,村長看兩孩子可憐,冇有娘,爹又病著,家裡破破爛爛的,能有口吃的就不錯了,哪裡拿的出那麼多銀子來。

反而是秦氏,仗著自己兒子考上了童生,在村子裡橫了起來。可這些日子也在為束脩的事情發愁,誰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才把主意打兩姐弟身上。

秦氏還倒貼了半兩銀子出去,這下好了,兒子束脩的銀子又冇著落了,還落得個欺負弱小的名聲。

“不行,我去找他要。”趙霖越想越生氣,銀子必須要回來。

趙老二想阻攔,但是被秦氏給攔住了,秦氏道:“讓霖兒去,那個辰辰就是欠抽,揍一頓就好了。”

趙老二懼內,家裡秦氏做主,雖然不滿意,可也是嘴上嘟嚷兩句,這事情就過去了。

趙霖氣沖沖的跑到了趙曉曉家裡,大晌午的在人家院子裡大喊大叫,嚷嚷著讓他把銀子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