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裡姻緣結為夫妻》 小說介紹

《千裡姻緣結為夫妻》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冷香憶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李如意,王立冬的故事。講述了:

《千裡姻緣結為夫妻》 第2章 免費試讀

李如意揚了揚手裡的藤帽,微笑道:“二叔,這是在工地上麵做活用的安全帽,戴上它能護住腦袋。你與我爹修建城牆一定要戴著它。”

安全帽用的材料是老藤,形狀類似頭盔,不求美觀,隻求結實,起到保護腦袋的作用。

“原來是個帽子。”李石大喜,迫不及待的把藤帽戴在了腦袋上,還特意跑到李山跟前,搖頭晃腦的笑道:“哥,如意送給我的帽子。”

李山目光寵溺的望了寶貝女兒一眼。

李如意囑咐道:“二叔,到了燕城修建城牆,你一定要督促我爹戴上安全帽。”

李山端詳造型古怪的安全帽,想著老藤十分堅韌,寶貝女兒竟是想辦法把它做成帽子,肯定下了不少功夫,衝著這份心意也得聽寶貝女兒的話。

李石像得了寶貝似的,把藤帽的繩子繫好,就這樣戴著藤帽,背起裝著被褥衣服的大包袱跟在李山身後出了門。

他向來是村人取笑打趣的對象,今個戴著藤帽,更是被村人像看怪物一樣盯著。

“石頭,你腦袋上戴著啥?”

“安全帽!如意送我的。”

“我剛纔遠看以為你頂著一口鍋,原來是幾根破藤做的帽子。這藤帽冇有帽沿,不能遮陽,又這麼醜,有什麼可帶的!”

“你有嗎你就笑話我?哼,我有!”李石白了那人一眼。

李如意把李石拉到一邊,讓他彎腰,俯在他耳邊低聲道:“二叔,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李石立刻緊張兮兮的環視四周,“什麼秘密啊?”

“包裹裡麵有我給你和爹備的藥,等看到燕城的城門,你再告訴我爹。”

“哦。”李石自是一口答應,還偷瞄李山一眼。

李家五兄妹送至村口,直到看不到李山兄弟的身影纔回家。

這不是李山兄弟第一次出遠門打工,往年到了這個時候,麥子一收他們就會離家打工。

李如意打聽過了,這次李山兄弟要去的燕城修城牆是朝廷貼的告示招工,一天二十個銅錢,管兩頓飯及住宿,五天一結賬。

一兩銀子能兌換一千個銅錢。

一個銅錢能買到兩個巴掌大的玉米麪餅或是一斤青菜。

一斤豬肉十二個銅錢。一斤雞蛋五個銅錢。一斤上等的白麪三個銅錢。

這裡的物價低,人工也低。在長平縣打小工修建房子,一天給八個銅錢,還不包食宿。

燕城修建城牆是非常辛苦的活,二十個銅錢還包食宿,工錢待遇很公道。

方圓幾十裡隻要是符合條件的村民在麥收之後都去修建城牆。

李如意的四個哥哥要不是年齡不到十八歲,也跟著去了。

在村人的眼裡修建城牆是賺錢的好活,哪怕是三個月前的李如意眼裡也認為是。

現在的李如意靈魂是來自另一個空間的軍隊女軍醫,認為在大周國非常低下的生產力,修建城牆是比較危險且很毀身體的活。

如果家裡有足夠的銀錢,李山兄弟這次就不用去。

李如意下定決心趁當家作主性格倔強無法說服的李山不在家的這幾個月,想法子給非常貧窮的家裡掙到銀錢。

趙氏生著一張圓臉,柳眉杏眼,眼角有幾道淺淺的魚尾紋,容貌清秀,梳著簡單的圓髻,不戴任何首飾,氣質溫婉,身材高挑,體型偏瘦,穿著洗的看不出顏色打滿補丁的衣褲,靦著肚子站在前院籬笆門邊眺望。

肚子裡的胎兒快六個月,白天安靜的很,一到夜裡就鬨騰,很用力的踢她的肚皮,把她踢的前半夜冇有睡著,後半夜也踢,她實在是困得不成了這才睡著。

醒來一看枕邊空蕩蕩,天已大亮,喊了一嗓子,家裡冇有人答應。起床出屋四處瞧瞧,人都冇了。

以前李山每次出遠門去打工,她都會早早的起來做早飯給他吃,還要把他送到村口。

今個起晚了,冇能送成。心裡有些愧疚。

這些年李山對她的好,幾天幾夜也說也說不完,完全讓她忽略李山是個大老粗兼窮人的缺點。

李家的老二李福康是個急性子,隔著幾丈遠就朝趙氏招手高聲道:“娘,我爹、二叔都走了。”

趙氏與李山共生了五個兒女。

大兒子李健安、二兒子李福康是孿生子。

十一歲的三兒子李英華、四兒子李敏寒是孿生子。

前麵四個都是兒子,第五個是女兒,兩口子覺得有兒有女湊成一個好字,就給女兒起名李如意。

李英華走至見趙氏麵帶愧色,方道:“娘,我爹怕吵醒你,特意不讓我們叫你起床。”

李健安微笑道:“娘,爹不在家,您放心我們兄妹都會聽您的話。”

“娘,我爹給你留了一張我妹妹烙的蔥花餅。”李敏寒丟下這句話,快步走向廚房。

李如意納悶道:“四哥,我不是把餅都給爹裝進包袱了嗎?”

李敏寒扭頭嘻嘻笑道:“爹趁著你去拿什麼帽的時候,偷偷把蔥花餅交給我,讓我藏起來了。”

趙氏端坐在板凳上,吃著寶貝女兒做的香噴噴的蔥花餅,心裡很是欣慰,又想到丈夫的體貼,心裡有些甜蜜。

李如意湊了過來,下巴輕放在趙氏的肩膀上,問道:“娘,這餅好吃嗎?”

趙氏直接撕了一塊餅塞進了李如意的嘴裡,笑道:“剛纔你哥哥說了,你親手做的餅一塊都冇吃,你以前那麼饞,這回竟是忍住了。”

李如意不是來撒嬌要好吃的,是來說正事的,嘴裡被堵了餅不說,還被娘說成是饞嘴,心裡有些小小的鬱悶。

饞丫頭,懶小子。原主就是個饞丫頭。

趙氏又撕了一塊餅往身後的寶貝女兒嘴裡塞,被後者躲開了,“怎麼還不好意思了,你小時候,我在炸豬油,你敢趁著我不注意,站在板凳上伸手從油鍋撈油渣吃。”

李如意聽到堂屋外麵掃前院的李福康哈哈大笑,忙道:“我的娘啊,您剛纔都說了,我那是小時候,我現在可長大了。不饞了。”

趙氏皮膚本來就比村裡的婦人都白淨,又不怎麼曬太陽,細膩光滑,杏眼微眯,問道:“不饞你能自個琢磨出這麼好吃的餅?”

“我是夢裡夢到的。”李如意眼珠子一轉,“娘,您也覺得這餅好吃,您說我們家要是做出一百張這樣的餅拿到縣城裡賣,有冇有人買著吃?”

“你說不服你爹,就來說服我了?”趙氏把餅子吃完,手裡有油,去廚房洗手,邊走邊緩緩道:“家裡的白麪就留了十斤,那是回頭擺滿月宴用來做饅頭招待客人還有過年包餃子吃的。今個你做蔥花餅就用了一斤的麵,隻剩下九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