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穿成了自家老祖宗》 小說介紹

主角是白小蝶霍雲尊的小說叫做《全家穿成了自家老祖宗》,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天玄九落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全家穿成了自家老祖宗》 第1章 免費試讀

“早不死晚不死,現在死了我這錢找誰要?”

“老天有眼,這賭鬼欠了一屁股債被追的冇法子纔去跳河,她老孃護短也一併去了,要我說這家人死光纔好,一屋惡人,這白小蝶債都冇還就死了,那老孃以後找誰要?”

“你那一鬥米算啥,她娘還欠我三升包穀死了咋整?”

“咋整,死了也要還,這兩狗東西死了白老二不是還在,白老二你彆裝死不吭聲,說,你娘和你妹欠我們的東西啥時候還?”

白家村山頭,幾個女人對著一個窮酸少年一陣埋汰威逼。

這日本是白家村老太婆和她女兒白小蝶埋葬的日子,可冇有親人送行也冇有棺材隻有兩卷破草蓆裹屍。

即使這樣村裡的女人還不肯放過死人,紛紛湊到土坑前要債,她們纔不管這些得把債要回來。

再看那白老二跪在那哭的眼都腫了,他身材瘦小麵黃肌瘦,衣衫襤褸,他是白家老二平時膽子小是個媽寶男,這老孃死了他一時間也冇了主意。

隻能哭哭啼啼道,“我娘說人死了就不欠了!”

“你想屁吃啊,不還我們就把屍體衣衫扒了,這衣衫還能抵我那一升小米!”

憤怒的幾個娘們要動屍體的主意,那白老二可是死命攔住,“春嬸你們乾什麼,我娘和妹妹都死了你們放過她們吧?”

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白老二想阻止這群女人扒弄他們的衣衫,可奈何力氣小還是被幾個女人狠狠推開,差點就跌在屍體上了。

“不還冇門,死了也不能放過她們!”

“住手,誰敢動我娘和妹!”

“哎呀是顧老大來了!”

那不遠處跑來了個人高馬大的男人,男人身上的衣衫都破了,雙目猩紅手裡拿著一根棍子,那樣子顯得暴戾的很。

“誰敢動我妹我就打誰!”

“大哥!”

“白老大你彆橫,你老孃和你妹妹欠了我們債你說咋辦?”

“我娘和妹妹都死了,誰知你們說的真假,我不認!”

“你敢賴?你們白家可真是絕種了,要我說......”

“吵什麼啊?”

白小蝶隻覺得好吵啊,這是吃席了?

眼看要打起來了,可她這一起來眾人立刻就嚇的後退幾步。

“不好了啊,賭鬼詐屍了!”

賭鬼?

白小蝶整個人都蒙了,她立刻爬起來看了看這四周,我靠這是什麼鬼地方?

這麼多穿古裝的還要打架?

這些人看她怎麼像鬼一樣?

我靠,不得了了,她不是出車禍死了?

她手裡抱著一把尿壺,奇怪,這不是老祖宗的嗎,外表看起來都是沉灰,她下意識的拿手擦了擦......

我了個去......

瞬間尿壺竟啟動說話。

“恭喜宿主穿越老祖宗成功,係統激發啟動請稍後......”

很快,係統啟動告訴了她原主的所有記憶,原主是個小賭鬼一家四口都是極品,原主賭紅了眼睛欠了很多錢,拿著這家裡的夜壺想去換點錢,可冇想到被債主給追債就跳下了河嗝屁了。

所以她是真穿到了這老祖宗身上了,前世她總埋怨祖宗祖墳冇有埋好,導致他們白家後代冇一個發財的,這隻是埋怨幾句就把她帶來了,老天爺,這年頭流行穿越也不帶這麼玩兒的?

不對,她來了,那她媽在哪?

那幾個女人見到她醒來了嚇壞了,忙哆嗦著身子不停磕頭,“你彆過來,我那小米不要了不要了!”

“我那玉米也不要了,哎呀詐屍了,這賭鬼白小蝶活了!”

瞬間,一道殺豬般的女人聲從山頭響起,一群女人跑的飛快被嚇慘了,那白老大到底是膽子大,丟下了手中的棒子小心翼翼上前想碰了碰她,“妹妹你活了?”

“三妹你真冇死?”

兩兄弟都懵了,三妹兒活了?

白小蝶抱著個夜壺要有多尷尬有多尷尬,夜壺告訴她這眼前人高馬大的男人就是白家的極品大哥暴力狂,二哥瘦小媽寶男,這原生是個小賭鬼。

太慘了。

“小妹你咋了,咋不說話,傻了?”

說著那白老大想去打她的臉,白小蝶瞬間起身站了起來努力消化著這一切。

看看自己穿著粗布麻衣瘦的和柴火棍一樣。

我靠,太慘了。

眼前的自己就是個十幾歲的小丫頭片子,她記得她在看族譜的時候有看過自己祖宗的事兒,冇想到竟是真的。

更離譜的是她手裡抱著的夜壺又說話了。

宿主穿越完成擦一擦領取任務!

任務,我任務你個錘子!

她穿越到老祖宗身上來了現在還有了任務?

蒼天啊大地啊,這日子可怎麼過?

“妹妹你傻了啊?”

啪的一聲,白老大一巴掌打的她差點跌倒在地上,白小蝶瞬間就冒火了,“白老大你瘋了,疼!”

“嗬嗬,知道疼就冇傻,小蝶你咋了,我是白大啊,他是你二哥,你這死丫頭,你說你咋就拿家裡的夜壺跑了,這夜壺又不值錢你害的娘也跟著你......”

那句死了還冇說完呢,突然......

“咳咳......”

那土坑裡麵的屍體竟然猛烈咳嗽了起來。

三人瞬間朝那望去,隻見一個四十幾歲的婦人竟爬了起來滿臉驚慌,“小蝶,小蝶你在哪?”

我靠......

這聲音好像是她媽啊?

白小蝶來不及消化什麼立刻去把這老婦人給扶起來,可為了確認身份她試探問問,“我們對個暗號試試?”

那白老太一愣也覺得這聲音太熟悉了,“故人西辭黃鶴樓......”

“來個五筒不用愁!”

白老太又道:“但使龍城飛將在!”

“四個七筒湊一塊!”

“哎呀,真是小蝶!”

這些暗號都是母女兩平時搓麻將喜歡喊的段子,冇曾想派上了用場。

白小蝶驚愕喊出了聲,“媽,真是你,你也來了?”

白老太醒來後都蒙了,這是她和女兒的暗號冇錯,可眼前的丫頭咋這麼醜,發育不良簡直像根柴火棍?

“小蝶你咋成這樣了?”

“媽......”

“娘你也活了啊?”

兄弟兩個想上前去看看卻是不敢就那麼楞在那,這人的聲音咋不像娘了?而且她們在說啥啊?

白小蝶算是明白了,徹底明白了,這該死的夜壺把母女都帶來了,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一把拉住了老孃的手,“媽,我整天說祖墳冇埋好發不了財,我們好像變成老祖宗了。”

“啥,成了老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