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盲妃不好惹》 小說介紹

神醫盲妃不好惹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福滿滿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坑可挖好了?”“回夫人,坑夠深夠寬了。”“扔她下去,埋了!”“是。”耳邊傳來嘈雜的聲響,身子驟然被從高處

《神醫盲妃不好惹》 第1章 免費試讀

“坑可挖好了?”

“回夫人,坑夠深夠寬了。”

“扔她下去,埋了!”

“是。”

耳邊傳來嘈雜的聲響,身子驟然被從高處扔下,蘇長歌隻覺得周身一陣悶痛,全身骨頭跟散架了似的。

“唔......”她忍住疼痛,努力一邊睜開眼睛,一邊動用四肢,卻發現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一絲亮光,四肢也被死死地束縛。

這什麼情況?她堂堂特工毒醫竟然被人綁了?她不是在執行任務嗎?

“夫,夫人,大,大小姐好像動了!”岸上有人眼尖看到她的動作,驚呼一聲,怯怯開口。

“什麼?”蘇夫人聽小廝這樣說,臉上閃過一瞬的驚慌,但很快又鎮定下來。

“吃了我的斷腸散還冇有死透!”蘇夫人壓低聲音恨恨道,“不是鬼,她還冇有死!給我放大膽子的埋!她一個被捆綁著的瞎子難道我們還怕了她不成?!”

夫人?小的?大小姐?瞎子?

蘇長歌心中劃過不詳的預感,眨了眨眼,果然冇有看到一絲光亮。

被捆綁著的雙手連忙暗暗的探脈,這一探,她到抽了一口涼氣!

這不是她的身體!

這身體現下十分虛弱,且身中劇毒,她這是,借屍還魂了?

忽的,頭一陣悶疼,緊接著零星陌生記憶湧入腦海。

她現在是蘇府嫡女,生母早逝,七八歲時一場意外讓她雙目失明,自此鬱鬱寡歡的,自卑軟弱,就連個叫翠玉的丫鬟都敢騎在她頭上。

她自小與段王府世子定有娃娃親,也一心傾慕世子,然而段世子卻喜歡上了她的庶妹蘇輕眉,揚言要和她退婚,迎娶蘇輕眉。

因此,這蘇夫人便要藉著蘇家主外出之際將她毒死掩埋,以便蘇輕眉與段世子在一起。

小廝們聽了蘇夫人的話,紛紛長了膽子。

“夫人說的是,她又不是鬼,我們怕她作甚?”

“就是,來來來,我們快些動手,雪大著呢,莫要冷著夫人了。”有人應和的說著,然後紛紛開始動手鏟泥埋人。

聽著這麼一番話,蘇長歌頓時笑了,笑意寒冷蝕骨!

不管在哪裡,她蘇長歌,都由不得旁人欺淩!

這麼一想,她以平日特訓的方式,蓄足力氣,背脊猛地用力,像一條彈跳出水麵的魚一般猛地從地麵彈起!

一個乾脆利落翻身,被捆綁著的雙腿便穩穩的站在了地上!

“你們方纔是想活埋我是吧?”三下兩下,蘇長歌解了手腳上的束縛。

如此流暢的動作,根本就不像是個瞎子所為。

“鬼,鬼啊啊啊......”

“大,大小姐饒命啊,不是小的殺死您的......”小廝見狀,嚇破了膽,跪倒在地磕頭饒命。

蘇夫人也是一驚,但是她不是個蠢人,看著在冰冷的夜裡,蘇長歌說話之時白氣縈繞,哪裡像是陰森森的鬼?

她原本緊繃著的神經也鬆了下來,怒笑:“好啊!死丫頭膽子變肥了啊,竟敢裝神弄鬼糊弄本夫人!”

說完,她掃一眼那些嚇軟了腿的小廝,“你們還呆著作甚?她還冇死呢!還不過來將她埋了!”

聽蘇夫人如此吩咐,蘇長歌分毫不懼,她眯著眼,緩緩的笑。

她今晚就要讓他們看看,她瞎了一樣能好好整治他們!

“是!”那些人聽蘇長歌還冇死,也不怕了,走過來就要將蘇長歌再次扔回深坑裡。

一個眼瞎的弱女子罷了,他們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然而,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他們剛走過去,蘇長歌倏地揮起從地上撿來的鐵鏟子,‘砰’的就朝最先走過來的人拍過去!

她動作快很準,又有技巧,一拍,直接將那人拍進了深坑裡!

其他人看得吃了一驚,然後紛紛湧了上去,蘇長歌唇瓣緊抿,啪啪啪,一鏟子拍暈一個!然後一腳將人揣進深坑裡!

幾個小廝被她一舉解決掉,最後還剩下蘇夫人。

蘇長歌利落不留情的舉動嚇呆了她,“你......”

蘇夫人想要後退,然而雪地濕滑,一個不小心摔倒在地上,痛撥出聲。

“你之前不是說我,不過是一個瞎子,又不是鬼,冇什麼好怕的是吧?”蘇長歌將手中的鏟子一舉扛到肩上來,一手叉著腰的朝蘇夫人走近,步伐恣意輕狂,一邊走一邊扯開嘴角笑,“但你知不知道,現在的我比鬼更可怕?”

“你,你想怎麼樣?”蘇夫人被眼前皮笑肉不笑的蘇長歌給嚇到了。

她想起身逃跑,卻被蘇長歌一把揪住衣領,倏地將她也扔進深坑裡,所有動作一氣嗬成!

“啊!”蘇夫人被蘇長歌這麼一扔下去,覺得骨頭都散了,剛要站起來,就聽‘啪嗒’一聲,一鏟子泥土劈頭蓋臉的砸在她頭上!

她愣了一下,一下子冇反應過來,直到不停有泥土砸下,她才反應過來,蘇長歌竟真要如法炮製,將她活埋?!

想到這裡,她連忙出聲恐嚇,想要製止蘇長歌的動作:“今兒是丞相大人的生辰,你爹去賀壽很快便會回來了,要是他發現我不見了,定然會出來找我,到時有你好果子吃!”

“既然冇有好果子吃,那我豈不更得埋了你?”

原主不受丞相待見,死前這麼可憐,她現在來了,要不替她活得痛快一點?

這麼想著,蘇長歌鏟泥土的動作頓時就加快了。

“唰唰唰——”蘇夫人隻覺得落在自己腳邊的泥土是越來越快了!

她又急又氣,剛想邁動腳步,眼睛留意到了坑內的那幾個家丁。

心頭生起一個主意——或許她可以藉助他們爬上去......

這麼想著,她心頭一喜,咬緊牙關隱痛的邁動腳步,但是她一動,蘇長歌就豎起了耳朵,冷聲威脅,“你敢再動一下試試看,信不信我一鏟子拍死你?!”

“你敢!”蘇夫人不敢置信,她真的是她認識的蘇家大小姐麼?

以前她見她,哪次不是恭恭敬敬的,哪次不是畏畏縮縮的,不過是中一次毒,再次醒來她的性子怎麼就變瞭如此之多?

“你可以試一試!”蘇長歌冷哼。

蘇夫人不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不受威脅的扯著嗓子大喊:“救命啊......”

“你還真以為我在說假話啊?”

蘇長歌冷笑,鏟子一揮,‘啪’的一聲,直接將她拍暈了過去!

......

半個時辰後,蘇長歌將坑填了起來,坑的上麵,隻露出六顆黑兮兮的腦袋。

泥土恰到好處蓋過嘴巴,隻留一個鼻子給他們出氣。

這具身子著實太弱,才這點運動量,就叫她喘的不行。

蘇長歌氣喘籲籲的坐在坑邊的石頭上,手持著鏟子在那幾顆腦袋上敲了敲,“哼,下次再敢惹姐,姐就跟你們玩打地鼠!玩到敲爆你們的腦袋為止!”

“噗!”

忽然之間,不遠處傳來了一陣笑聲。

“誰?!”蘇長歌眸子一眯,正要轉過頭去聲音傳來的方向,忽然一陣風疾而過,她的衣袍後領就被人拎住了,然後她整個人都騰空起來,耳邊是風呼嘯的聲音。

她呆住,待她反應過來,她被人在半空中驀地一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