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姐請自重我是正經人》 小說介紹

趙牧是《師姐請自重我是正經人》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臥巢,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師姐請自重我是正經人》 第3章 免費試讀

不得不說,內門弟子的居住環境就是好,陸琪的房間比起楚嬌然要高了不止一個檔次。

不僅獨門獨棟,而且屋內充斥了大量陣法構造。

就連沐浴用的水池,底下都有兩套陣法。

一套是引泉陣,能保持源源不斷的活水引入,水質無比清澈。

一套是恒溫陣,能夠保證池水的溫度永遠恒定在適宜的水平。

陸琪還在水池內灑滿了五顏六色的花朵。

這可不是普通的花,而是靈藥,不但香氣撲鼻,對修行者還有莫大的好處,功效不亞於藥浴。

雖然不是第一次,但當兩人坦誠相對的時候,陸琪的臉頰還是微微有些發紅。

人族修士在這方麵,可是要比妖族含蓄太多了。

說起來,趙牧依稀記得,當初陸琪第一次找自己采補時,居然還是個雛。

當時趙牧還很詫異,很不理解為什麼陸琪會修煉九陰玄功。

他也問過陸琪,可陸琪並未細說,隻是讓趙牧守口如瓶,絕對不要泄露此事。

後來趙牧有一次和外門弟子交談時,得知陸琪與宗門內的一位親傳弟子有婚約,那人在聖元魔宗頗有名望,將來甚至有希望提拔為長老。

趙牧隱約猜到,陸琪似乎是對這門親事並不滿意。

她找趙牧采補,雖然是為了修煉,但恐怕也夾雜了一點其他的小心思。

不過趙牧很識趣,這是人家的私事,根本輪不到他去關心。

陸琪給錢,他奉獻自己的純陽之力。

這是明碼標價的交易。

溫暖的池水沖刷著全身,趙牧忍不住的舒服的呼了口氣。

陸琪猶豫了片刻後,最終還是下到水池中,但表情還有些扭捏不自然。

趙牧見狀,主動靠近過去,從背後將陸琪攬入懷中,用他嫻熟的動作一點點拉近彼此的距離,消除尷尬的隔閡。

“我……下個月就要嫁人了。”

陸琪突然低聲說道。

趙牧微微一愣,賀道:“恭喜師姐。”

“那人名叫龍天翔,你應該認得。”

龍天翔!

陸琪的未婚夫居然是他!

這個名號,在聖元魔宗應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他被譽為聖元魔宗千年一遇的絕頂天才,不到三十歲就已經突破元嬰境,在劍道上更是擁有驚人的造詣,自行領悟了劍意,是親傳弟子天驕榜上排名第五的真正大佬。

趙牧這樣的小角色,如果不出意外,這輩子恐怕都冇有見他一麵的資格。

但此刻,龍天翔的未婚妻,卻正在和趙牧行魚水之歡。

趙牧的表情變得有些微妙起來。

聽起來是挺爽的,但他卻感到一陣強烈的後怕。

此事若被龍天翔知曉,他絕對會被人間蒸發。

哪個絕頂天纔會允許自己的頭上戴著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陸琪看穿了趙牧的心思,說道:“放心,隻要我不說,此事不會有外人知曉的。”

“陸師姐,你……”

那龍天翔又不是傻子,新婚之夜發現自家媳婦不是完璧之身,他能忍得了?

陸琪伏在趙牧胸口,輕歎一聲,道:“龍天翔雖是人儘皆知是修行天才,但鮮少有人知道,他曾經修煉古法劍譜時,傷及自身經脈,成了……閹人。”

哈?

“他練的難道是辟邪劍譜嘛?”

陸琪搖頭道:“我不懂劍道,這事是爺爺將我許配給龍天翔的時候告訴我的,不會有錯。”

“嘶,你不是你們家親生的嘛,你爺爺這不是擺明瞭坑你。”

“家族聯姻,本就是遵從利益和形勢的結果,我爺爺雖然是宗門長老,但龍家在聖元魔宗的地位更高,對龍家提出的婚約根本冇有資格拒絕。”

趙牧歎了口氣:“陸師姐你也不容易啊。”

陸琪忽然瞪了趙牧一眼。

“說話就說話,誰讓你亂摸的?”

“咳咳,師弟我這不也是為了更早進入狀態嘛。”

“罷了,這些話本不該與你說的,你隻當冇聽見,若是敢對外宣揚,後果你自己清楚,不用我動手,龍家會用殘酷無比的手段將你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

若是之前,趙牧說不定還真被嚇到了。

可如今有了係統,趙牧還真不慫。

彆說是龍家,就算是整個聖元魔宗,用不了多久,趙牧也不會放在眼裡。

“師姐,你真美。”

趙牧嘿嘿笑道,朝著陸琪的朱唇吻了上去。

他的技巧何等嫻熟,不消片刻,便讓陸琪忘卻掉一切憂愁,順著自己的引導,一步步敞開心扉。

唇分之時,陸琪已經被趙牧抱回了閨房。

她臉頰緋紅,眼含秋波。

趙牧身上的純陽氣息,讓她完全沉浸。

“師姐,我來了。”

“嗯……”

從日出,到日落,整整一天時間過去了。

陸琪已然昏睡過去,臉上全是滿足的笑容。

趙牧也樂了。

就在剛剛,他收到了一條係統提示。

“叮,你被采補赤陽之力,觸發800倍返還,赤陽聖體強度獲得大幅提升。”

隨著一股強烈的赤陽之力在體內湧現,趙牧感覺到自己的體質和肉身強度正在飛快攀升。

修為也在增強。

不一會兒,便衝破了築基境的門檻,成為了一名築基修士。

築基修士,已經有資格成為魔宗外門弟子了。

他看了一眼還在昏睡的陸琪。

今天他可是毫不吝嗇,儘全力配合陸琪采補修煉,加上他強橫的赤陽之力,絕對會給陸琪帶來超乎想象的好處。

畢竟修煉九陰玄功,最重要的就是純陽之力。

赤陽之力比純陽還高了一個等級,效果自然會更好。

“師姐,醒醒。”

趙牧伸手在陸琪的飽滿渾圓之上重重拍了一巴掌。

雖然這時候打擾人家休息很不道德,可他還等著酬勞呢。

咱付出了這麼多,培元丹可不能少了。

陸琪艱難的撐開眼皮,從儲物戒指裡取出了整整一瓶十顆培元丹,丟給趙牧。

“師弟,你……真是太厲害了,我扛不住先睡了,你自便吧。”

說罷,陸琪便兩眼一閉,沉沉睡去,絲毫不顧自己此刻的形象有多狼狽。

拿到培元丹,趙牧當即就要離去。

可剛走兩步,趙牧又折返回來。

身邊正好有人,何必捨近求遠呢。

反正現在陸琪熟睡過去,毫不設防,用她來刷係統獎勵,都不用擔心暴露。

趙牧二話不說,掰開陸琪的櫻桃小嘴,將一顆培元丹塞了進去,然後在嘴裡灌了口水,嘴對嘴幫她將培元丹吞服下去。

“叮,送出二品培元丹,出發三十倍返還獎勵,獲得三品培元丹。”

才三十倍?

不太行啊。

趙牧再次取出一顆培元丹,用同樣的方法給陸琪灌下。

總共十次機會,也不求萬倍返還,來個千倍總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