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虛界天燎火域》 小說介紹

《天虛界天燎火域》是我便是那曹賊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李缺,陳龍,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天虛界天燎火域》 第3章 免費試讀

“怎麼,你有意見?!”

白衣長老瞥向李缺,那眼神中,透露著一絲不悅。

顯然,被李缺突然打斷了發言,也是引起了長老的反感。

見到李缺突然從人群中站起,李槐先是有些錯愕,旋即目光立刻轉化成了一抹怨毒與憎恨:

“怎麼,你這個廢物,也想看我的笑話?!

我告訴你,就算我被吞噬氣運,一樣可以壓製你!

不光是你,我要讓你這一脈,在李家嫡係當中,永遠都抬不起頭來!”

長老,李槐是固然不敢得罪的,於是他隻好將所有的憎恨情緒,都是施加在了李缺的身上。

那暴怒出口的模樣,全然不顧自身形象!

而對於李槐的種種辱罵與欺壓,李缺則是如若惘聞,隻是抱拳,朝高台之上的諸多長老恭敬說道:“弟子李缺,願代李槐溫養凶鼎!”

轟!

此言一出,如同引爆了火藥一般,令得那眾多言論,頓時自人群中爆發開來:

“李缺,你瘋了不成?這李槐平日裡怎麼欺辱咱們,難道你都忘了?!”陳龍扯著他的袖袍,試圖讓他重新坐回去,“這種節骨眼,你犯什麼蠢?!”

陳龍急了,甚至不顧李槐威脅的目光,不顧諸多長老皺眉的態度,態度堅決的,去製止李缺的愚蠢行為。

這個鍋,咱不背!

......

也有人在李缺表態後,先是一陣錯愕,旋即爆發出令人刺耳的嘲弄之音:

“哈哈哈,依我看,這李缺一定是被李槐嚇怕了,你看看,為了不受欺負,居然主動幫人背鍋!嘖嘖——真是個好奴才啊!”

“是啊,這一身賤骨頭,簡直是天生的奴才命!”

“廢物並不可恥,像李缺這種被磨平了骨氣的人,才最是可笑!”

“吾等羞於李缺為伍!”

......

就連當事人李槐,對李缺的這種表現,也是並未感到絲毫的感激,反而是嘴角逐漸噙起了一抹輕蔑的笑容,朝身邊的狐朋狗友們譏諷議論道:

“嘖嘖,這李缺,還真是個賤骨頭啊!”

“這算是以德報怨嗎?他該不會以為如此對我,我就會感激他吧?不,我隻會覺得他更加廢物、更加愚蠢!當年爺爺放棄他們一脈,果然是對的!”

......

輿論聲再度爆發起來,然而這一次的輿論爆發,不再是形勢上的敏感,而是大家對李缺的不屑與鄙夷!

這一下,整個焚天宗,都是見到了李缺宛如喪家之犬般的一麵!

而麵對這諸多的詆譭與質疑,李缺都是不為所動,隻是默默抱拳,目視著台上的諸多長老,再度不卑不亢道:

“弟子李缺,願代李槐溫養凶鼎!”

“這...”幾位長老相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鄙夷與憐憫。

最終,那白衣長老還是點頭同意了李缺的訴求:

“既然你執意如此,那便依你吧!”

......

“呼——”

心中的石頭終於落下,李缺難得的鬆了口氣。

可緊接著,他並未急著收取凶鼎,而是一步步走到李槐麵前,過程中,目光始終淡漠如一,注視著後者那張輕蔑的嘴臉。

“哈哈哈,這李缺還去找李槐做什麼?難不成是在指望李槐表示感謝?”

“非也非也,依我看,接下來,他估計是要當場下跪,以表忠心,並懇求李槐放過自己......”

“咦,這也太噁心了,不過被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有這種可能!”

......

這時,會議已經結束,但眾人卻都冇有急著離開,而是留在此地準備看戲,他們倒要看看,這李缺究竟還會做出哪些下賤的事情!

終於,眾人的議論聲逐漸平息下來,而李缺,已是來到了李槐的麵前。

可令人差異的是,這傢夥並冇有像眾人預料中的那樣,低頭下跪,而是在眾人的注視下,高高抬起右手,而後,陡然落下!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火辣辣的落在了李槐的臉頰之上。

彆說是這些圍觀之人,就連李槐自己,都是被李缺給打蒙了,竟然冇在第一時間還手!

台上,原本準備離去的幾位長老,在聽聞巴掌聲後,也是不禁駐足,想要看看,這李缺小子,究竟要怎麼收場!

李缺聲音不大,可在他說話之時,演武場數萬人,皆是自發的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宛如將偌大的舞台,讓給李缺:

“你給我聽好了——我李缺,絕不是以德報怨之人!”

“你記住——這些年,老子忍你、讓你,不是因為怕你,而是因為,我始終將家族利益放在首位!”

“我不想因為你我之間的內鬥,耗空了家族本就不多的底蘊!”

“今日我替你承擔這一切,是因為李家這一輩,隻有你適合當家主!隻有你才能使李家走向強大!”

“我今天的犧牲,是為了李家,而不是為了你李槐!”

“你李槐,不配!”

......

一番言論,令眾人目瞪口呆!

“當眾打臉,這李缺可真有種。”

“喂喂喂,你剛剛可不是這麼說的。”

“彆吵,這李缺都打臉到這份上了,李槐還不乾他?!”

......

此時的李槐,如遭雷擊一般,呆呆傻傻的杵在那裡,臉上原本憤怒與怨毒的神色,卻是在這一刻逐漸消融......

進而轉變成一抹詫異與震驚!

‘難道...這些年,我真的錯怪他了......’

李槐的第一反應,當然是李缺在和自己演戲,可他又很快否定了這一點——李缺這人,冇什麼城府,他絕對做不到這一點!更不可能演的這麼像!

難道說,李缺剛剛說的,都是真的?

碎片回憶,飛速在李槐腦海中閃過,他驚訝發現這些年的諸多細節——每一次他欺壓李缺,後者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他的這種認慫,如今看來,竟更像是......避讓!

是的,就是避讓!

他心中愕然!

宛如陡然驚醒!

“原來這些年我一直錯怪了李缺,原來李缺兄竟如此心繫家族!可我卻時常仗著自己這點微不足道的實力,屢屢對其打壓......”

想到這裡,李槐心中不由一陣悔意與刺痛:

“現在想想,我簡直豬狗不如,同跳梁小醜一般,卑微可笑!”

“如果不是今日之變故,想必李缺兄也不會將其真正的心聲吐露而出吧?”

“原來——我一直都被矇在鼓裏!”

......

再一看李缺那堅毅的目光,李槐隻覺得自慚形穢:“李缺兄,為了家族,你究竟是默默承擔了多少啊!”

......

他鄭重的整理了一下衣衫,旋即朝麵前那道纖瘦的身影深深鞠了一躬,似乎隻有如此,才能彌補一些他心中的愧疚之意:

“李缺兄,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兄長,是我李槐這一生最為尊敬之人!以後李缺兄但凡有需要,在下願赴湯蹈火!”

此時的李槐,不顧彆人異樣的目光,那鞠躬的模樣,無比認真與鄭重。

“我靠!這李家都是什麼人啊!”

“怎麼越是被人打臉,就表現的越是興奮......”

“道友此言差矣——你冇聽李缺說的嗎,他曾經的避讓,都是為了家族,而不是真的懼怕李槐!”

“像李缺這種心繫家族之人,若把我換成李槐的位子,也會極力拉攏!”

對於前者的回答,有人點頭認同道:

“道友所言不錯,李缺此時的種種表現,無疑是證明瞭其對李家的忠誠,以及對李槐的認可,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李缺冇有野心!”

“或者說,他的野心在於振興家族,而非提升自己。”

“李槐,有自己的心機,他需要李缺這樣的人去輔佐自己!”

“所以,李槐之所以鞠躬請罪,被打醒隻是其中一部分。”

“更多的則是,他被李缺激起了野心!”

“導致他想以禮賢下士的方式,去挽回李缺。”

......

這時,原本大家對李缺的諸多鄙夷與不屑,在不知不覺間,已是變成了一抹崇敬與欣賞!

可以說——像李缺這樣赤誠之人,無論生在哪個家族,都是這個家族的幸運!

甚至,李槐放低姿態去拉攏李缺,非但不會遭人嘲笑,反而會被人高看一眼——此人,能屈能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