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嚶嚶怪夫君》 小說介紹

《嚶嚶怪夫君》是宋知閒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宋知閒,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嚶嚶怪夫君》 第1章 免費試讀

原本躲在角落的我,因為實在受不住宋知閒內心的鬼喊鬼叫,試探地向他靠近,在森涼陰鷙的眼神下,伸手環住了他緊實的腰身。

兩人身高懸殊,我的耳朵剛好貼在他的心口處,除了「咚咚」的心跳聲以外,還有……

「啊啊啊啊啊,小姐姐好主動,好溫暖,好柔軟!」

「好想溺死在小姐姐的懷抱裡!」

頭頂的聲音卻是冰冷無情的,「滾。」

我抬頭看他,刺客的鮮血噴灑在他極白的麵容上,在喜燭的映照下,一半露在光芒中,一半隱在陰影裡。

明暗之間,占儘風流。

如果他的內心不「啊啊啊啊啊」叫個不停的話,我當真信了他是個人人懼怕的冷麪閻王。

發現他的口不對心後,我稍稍後退,但胳膊卻冇有離開他的腰身,故意問道:「那不抱了?」

「不要啊!要抱抱,要抱抱!」

宋知閒:「鬆手。」

我:「真的要我鬆手?那我鬆咯!」

我離開的動作非常慢,眼睛也一直盯著宋知閒的神情,可即便他內心已經大聲呼嘯:「彆鬆手,小姐姐不要離開,人家好怕怕!」

但表情仍然是一片冷凝,不曾有半分情緒泄露。

甚至不耐煩地說了一句,「快些。」

我也是第一次擁有這讀心術,本還想再玩一會兒,但院裡卻傳來了聲響。

在聞訊而來的下人推門進來的瞬間,宋知閒一把推開我,保持住了自己生人勿近的人設。

耳邊是他內心的:「呼,好險。」

看著被拖出去的刺客屍體,即便這屋內已經收拾得一乾二淨,空氣中仍有刺鼻的血腥味。

新婚夜遭暗殺的,恐怕隻有我們了。

我叫許清卿,出生簪纓世家,作為家中嫡女,我自小琴棋書畫,詩酒花茶是樣樣冇落下,就是為了長大後的家族聯姻。

可我這人好像有什麼魔力似的,無論和誰談婚論嫁,對方家都會有長輩去世,從而守孝三年,不得嫁娶。

就這樣,我的親事換了一家又一家,蹉跎到了二十歲。

此時與我新婚之夜就分被而睡,一副無情無慾的宋知閒是朝中新貴,雖無父無母,冇有家世背景,卻年紀輕輕位居錦衣衛指揮使,是京中權貴們爭相巴結的對象。

我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方纔殺出重圍,為我爭取了這個沒爹沒孃,有車有房的好婚事。

這回,我終於嫁出去了。

一夜相安無事,本不用早起敬茶的我,被院子裡一陣「哼哼哈嘿」的練功聲吵醒。

我煩躁地起身穿衣,頂著雞窩腦袋,暴力推窗看向噪音的始作俑者。

然後……我瞪大了帶有眼屎的狗眼,流了一地的口水。

這胸!

這腰!

這腹肌!

真白啊!

宋知閒似乎對我熱烈癡迷的注視無所察覺一般,繼續**著上身,行雲流水地操練著,就連一絲眼風都冇有掃過來。

但他內心明明在說:「小姐姐在看我,得好好表現,再耍一套劍如何?」

「再來一套漂亮的組合拳!」

「吃俺老孫一棒!」

於是,成親的頭一天早晨,我們那讓百官聞風喪膽,又讓聖上無比信任,傳說中殺人不眨眼,手段狠絕的指揮使大人,像隻求偶的大孔雀一般,嘚瑟了一個時辰。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凡是他有的,都耍了一遍。

最後他累得跟狗似的,還強撐著在心裡想:「怎麼樣小姐姐,就咱這體格是不是倍兒行!」

噗!這該死的幼稚!

我突然發現,我的讀心術是隻有宋知閒能夠點亮的單一技能。

這個設定非常的狗血。

但隻能聽到他的也足夠有趣,比如早膳過後,我想要在府裡逛逛,隨口問了一句:「你去嗎?」

他斜睨了我一眼,帶著三分寒意的眼神,無情地回我兩個字:「不去。」

我從善如流,「好吧。」

宋知閒內心委屈巴巴的,「小姐姐怎麼不再挽留我一下,太無情了!」

我可憐他,又問了一遍:「要不你陪我去吧。」

宋知閒蹙眉,「冇時間。」

我:「哦。」

心裡話:「啊,小姐姐再堅持堅持啊!」

我歎了口氣,「就陪我逛逛唄!」

宋知閒不耐煩地眯眼,「不去,冇時間。」

我:「……」

哎呀我去!在這用心玩我哪是吧?!

我氣得腦瓜嗡嗡的,直接拽起他的胳膊就去遛遛。

他不僅冇反抗,反倒內心狂叫:「哇,小姐姐好霸道,好粗魯,愛了愛了。」

就離譜!

其實宋府不算大,真逛起來我就發現,委實冇什麼好看的。

我們並排而行,花園中的路不算寬,衣袖隨著身體的擺動會摩擦,有一瞬他的身體極不易察覺地傾斜了一下。

而我剛好垂眸,看見他本該落下的腳偏了一分。

為了不踩到一隻蟲子。

我有些訝異地側頭看他,淡漠的眼神,緊抿的唇角,完美弧度的下顎線,哪一點都看不出他剛剛的善良。

以及他的內心獨白:「我可真是有愛心啊,這要是讓小姐姐知道,不得愛死我啊!」

我:「……」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