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龍翻身》 小說介紹

蕭辰,韓清雅是《獄龍翻身》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顧白本尊,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獄龍翻身》 第3章 免費試讀

轟隆!

昏暗雲層,彷彿隨時崩塌一般。

暴雨沖刷著這片空地,一道渾身是血的身影揹著韓清雅從黑屋中走出。

正一籌莫展的黃梅和韓建平看到蕭辰和韓清雅,瞬間懵了。

“清雅,你冇事吧,嚇死我了!”黃梅連忙過去。

“媽,我冇事,多虧了蕭辰,要不然我就真完了!”韓清雅趴在蕭辰的背上,擠出一抹苦笑。

“他?”

黃梅愣了一下,看到蕭辰,回想起剛纔蕭辰威武霸氣的樣子,隻覺得像是幻覺。

“嗬嗬。”

蕭辰微笑。

這些年,他隻有一個願望,那就是守護韓清雅。

揹著韓清雅,他感覺自己揹著全世界。

韓清雅就是他的全世界!

“笑什麼笑,你闖大禍了知道嗎!”黃梅瞪眼訓斥。

看到從小黑屋裡瀰漫出來的鮮血長河,韓建平猛地跑進去,隨後整個人如遭雷擊般,呆呆的站在原地。

“怎麼了,虎哥呢!”黃梅跟過來,隨後露出和韓建平一樣的震驚表情,捂著嘴,根本不敢相信雙眼看到的一切!

先前耀武揚威的虎哥,此刻,雙眼往外凸出,臉上青筋條條隆起,張著海怪一般的大嘴,在他的胸口,一個碗口大的血口,明顯被什麼東西直接貫穿了!

“蕭辰!!”

“你竟然把虎哥殺了,你這個廢物,你知道你給我們家惹了多大的麻煩嗎!”

下一刻,黃梅怒氣沖沖的奔到蕭辰麵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甩出。

蕭辰冇有躲,任由巴掌抽在臉上。

“媽,你乾什麼,要不是蕭辰,我就被人玷汙了,你打他乾什麼!”韓清雅著急的推開黃梅,滿臉憤怒。

黃梅氣的渾身發抖,指著蕭辰,怒道:“你知道他乾什麼了嗎,他把虎哥殺了,他殺人了,他要害死我們家!”

韓建平臉色慘白的走過來,歎氣說道:“蕭辰,你去自首吧,不管怎麼樣,人是你殺的,不要連累我們家!”

“虎哥死了!”

韓清雅一個晴天霹靂,怔怔的望向身旁的蕭辰。

蕭辰剛毅的側臉,此刻不同於之前的癡傻,反而透著一股刀劍般的銳利,尤其是眼神,不見絲毫渾濁,宛若虹光。

他變了!

“人是我殺得,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會連累你們,更不會連累清雅。”蕭辰淡淡道。

“那你就趕緊去自首,不對,先要把婚離了,要不然一定會連累我們家清雅,我們清雅過幾天可是要嫁入陳氏豪門的!”黃梅立刻說道。

蕭辰麵露一絲苦笑,正要點頭,旁邊響起一道堅定地聲音。

“不!”

“我不同意離婚!”

韓清雅絕美的臉龐,充滿堅定,看了眼蕭辰,隨後又看向黃梅。

“媽,是蕭辰不顧一切的救了我,我如果現在和他離婚,那我還是人嗎,我不會離婚的!”

蕭辰啞然,深深地看著韓清雅。

這個女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善良。

一如幾年前的那個寒夜,猶如神明般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黃梅理直氣壯地說道:“現在還說那些乾什麼,他這個傻子在我們家白吃白喝這麼多年,救你那是應該的,你這丫頭彆犯傻,你可是要嫁入豪門的!”

要是因為蕭辰連累韓清雅無法嫁入陳家,不能讓她後半輩子享受榮華富貴,那蕭辰就真是罪該萬死!

“媽,你怎麼能這麼說,做人要有良心啊,反正我不同意離婚!”

韓清雅堅定地說道,隨後直接拉起蕭辰的手,絕美容顏,微微泛紅,輕聲道:“蕭辰,你剛纔說的都是真的嗎?”

蕭辰看著韓清雅,心中萬分感動。

“我說過,有我在,以後不會有人再欺負你!”

“如果你有更好的選擇,我會放手,但如果誰敢逼你,我會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

蕭辰一字一頓,聲音中飽含溫度。

“我相信你!”

韓清雅此時顧不上詢問蕭辰為什麼突然變得正常,而是從挎包裡取出錢包,抽出一張銀行卡,交到蕭辰的手中。

“蕭辰,這張卡的密碼是我的生日,裡麵有我這些年的所有積蓄,你快逃吧,能逃多遠就逃多遠,我會為你爭取時間!”

蕭辰笑著搖頭,將銀行卡還給韓清雅,露出一抹燦爛笑容;“清雅,我不會有事,你放心!”

“都到這個時候了,你就彆說大話了,快帶著錢跑吧,你殺了虎哥,你會被抓的!”韓清雅著急的說道。

這時候,街口呼嘯而來幾輛巡捕警車。

看到警車來了,韓清雅麵如死灰:

“巡捕來了,完了,你跑不了了,蕭辰,都怪我,都是因為我,你纔會殺人!”韓清雅自責的拍打著腦袋,淚水如斷線的珍珠從眼眶中飄出。

“這下該怎麼辦啊,你們還冇離婚,你要是有個殺人犯老公,那陳家該怎麼看你啊!”黃梅憂心忡忡。

這時候,蕭辰伸手撩起韓清雅額頭的碎髮,眼神溫柔,散發真摯,輕輕吐出兩個字:“等我。”

幾分鐘後,看到蕭辰被帶上警車,揚長而去。

韓清雅追出十幾米,最終無力的看著遠去的警車。

絕望深深籠罩著她。

她腦海中浮現出,蕭辰的身影。

這些年,蕭辰看似癡傻,被彆人戲弄嘲笑,但對她一直很好,無論誰詆譭欺負她,這個傻子總是第一個站出來,每次都和彆人拚命。

哪怕最後被人打的遍體鱗傷!

因為她的一句喜歡城南的梧桐花,每次都步行十幾公裡去城南為她采花,默默放在床頭!

這些細節,韓清雅都看在眼中。

“蕭辰,你不能有事,我等你!”

巡捕總局。

審訊室中。

一束強光照在蕭辰的臉上。

“蕭辰,你涉嫌故意殺人!”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強光照耀在蕭辰的臉上,蕭辰緩緩抬頭,麵如幽水一般,讓人難以看穿,直勾勾的盯著麵前的兩名巡捕。

這種眼神,給人一種難以形容的壓迫感。

兩名經驗豐富的巡捕竟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他們竟被一個嫌犯鎮住了!

這麼多年以來,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蕭辰無比平靜,聲音冷冽:

“他,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