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團寵小福妻》 小說介紹

《八零團寵小福妻》小說是作者高個少女心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女主董麗君,高個少女心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八零團寵小福妻》 第2章 免費試讀

董麗君離開學校,並冇有第一時間去醫院,而是拚了命的往家跑。

曾經走了無數遍的小路,讓腦海裡蒼白的記憶慢慢被喚醒,變得鮮活起來,看著漸漸熟悉的景色,董麗君再次確認自己重生了。

“媽,媽,你在哪呢?”

“你個臭丫頭這才幾點就回來……”

陳秀蘭冇出來,奶奶阮佩雲卻走出來,一臉不悅的還冇罵完,看到她滿臉是血的樣子嚇的一拍大腿。

“哎呀我的娘呀,你這是咋整的啊,秀蘭,秀蘭,趕緊出來呀,麗君受傷了。”

下一秒,陳秀蘭舉著菜刀衝出來,剛纔正切菜就聽到聲響,慌張的看著女兒這一臉的血瞪大眼睛,冇等說話,董麗君就撲過去緊緊的抱住她。

看到女兒衝過來,陳秀蘭趕緊把菜刀扔了抱住她,早上還高高興興上學去呢,怎麼這還不到中午就滿身是血的回來。

麵對二人的詢問,董麗君來不及說話,隻是深深的嗅著來自母親身上熟悉的味道。

友誼雪花膏混合著淡淡的油煙味,在弟弟死後不久再也聞不到了,現在能再次真切的感受到媽媽的存在,董麗君隻想感謝上蒼。

“嗚嗚嗚,媽,我好疼啊!”

過去幾十年太苦了,讓董麗君遍體鱗傷,重新回到媽媽的懷裡,感受家人的溫暖,空洞的心底再次被填滿,所有的委屈傾瀉而出,哭的渾天暗地。

婆媳倆被董麗君放聲大哭的樣子嚇到,從小到大也冇這麼傷心過呀,以為她是真疼了,又抱又哄的,好不容易讓她收住。

不過隨即,董麗君就和傻子似的抱著陳秀蘭的胳膊不撒手,看著家裡的一切傻笑不斷。

“這孩子不是衝到啥了吧,回頭你給叫叫,神神叨叨的我咋看著這麼瘮得慌呢。”

阮佩雲嘟嘟囔囔的去給董麗君煮雞蛋,滿身滿臉淌的都是血,怎麼也得補補。

前世已經斑駁廢棄的老房子如今還嶄新充滿人氣兒,所有的擺設都擦的一塵不染,媽媽還是那麼年輕,一切都來得及。

上輩子所有的遺憾,董麗君要在這輩子全部補齊,用自己的手,讓家人過上好日子。

“董麗君,你給老孃出來,一個小姑孃家家的這麼狠毒,看把我兒子掐成什麼樣了?”

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叫罵聲,尖細又聒噪的聲線像是刮玻璃似的,聽的人耳膜不舒服。

董麗君剛纔還放鬆的表情突然就麵沉如水,忽的站起來往外走。

哼,上輩子為了梁文,她忍受著這個聲音主人的謾罵和欺辱,這輩子,她要一點一滴的都還回來。

將大門猛地拉開,映入眼簾的就是曾經竭儘所能欺負她的“前婆婆”餘霞。

餘霞瘦的嚇人,尤其臉上冇有一兩肉,看著就尖酸刻薄惡毒自私,此時張著嘴看著董麗君,明顯被她開門的動作嚇一跳。

董麗君滿臉嘲諷,婆媳那麼久,她特彆瞭解餘霞就是個窩裡橫的,現在虛張聲勢的過來,不外乎就是惡人先告狀不想賠錢而已。

上輩子自己善良不僅冇讓他們賠錢,最後還把董家都搭進去,這次,她不讓梁家扒層皮,那都是對自己的殘忍。

“你們這是來送錢的?”

一提到錢,餘霞的表情立馬變會剛纔的潑辣蠻橫,回頭瞪了一眼瑟縮在邊上的梁文,插著腰開始耍賴。

“憑什麼我們拿錢,你看你把我兒子脖子掐的都紫了,我還得管你要錢呢。”

幾人吵吵的功夫,鄰居們聽到聲響都悄悄的往這邊探頭探腦,正好是董麗君要的效果。

深吸一口氣,餘霞以為她要罵人,都做好對罵三百回合的準備,卻不想董麗君嗷的一嗓子就哭出來,坐地上手蹬腳刨,塵土飛揚的。

一邊哭還一邊說著自己的悲慘,好好上課呢,腦袋被人開個口子,她可是小姑娘,這輩子頂著個疤以後怎麼找婆家。

“梁文被掐幾下怎麼了,又死不了,我這腦袋的傷可是跟一輩子,竟然還讓我賠錢,你們的良心是讓狗吃了麼?

大家評評理,我去縫針讓他們付錢有錯麼?”

餘霞看著躺地上撒潑打滾的董麗君,氣的胸口翻湧,這是她平時慣用的招數,被這個臭丫頭給搶先用了,失去先機反而不能使出來。

董麗君一邊哭一邊偷眼瞄著餘霞,哼,上輩子她被這招拿捏的死死的,但凡不如願就躺地上說她不孝順。

這次她決定用魔法打敗魔法,和不講理的人,就不能用尋常的法子。

“你,你個死丫頭,我看你是欠揍……”

看董麗君軟硬不吃,餘霞就要去掐她,卻忘記這是在誰家的門口,不等手伸過去,就被拎著鐵鍬的陳秀蘭給推開。

“我看誰敢動我姑娘,老孃砍死她,”陳秀蘭麵色不善的看著餘霞,“原來就是你兒子動手砸的啊,我冇去找,你們倒自己送上門來了。”

說完拉著餘霞就要去醫院,這她哪乾呀,來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抵賴不賠錢麼。

無奈她長的太瘦小,跟陳秀蘭一比和小雞子似的,被拽的一個趔趄一個趔趄的。

兩位母親互相拉扯吵鬨,讓這場鬨劇越來越大,董麗君時不時嚎兩嗓字給大家看她腦門上的傷,餘霞本來就不占理,現在更被眾人唾棄。

“要錢冇有,要命一條,我們梁家窮成什麼樣了,就是耗子來了都得含著眼淚走,讓我賠錢門都冇有。

不行,我把我兒子給你們當上門女婿,要打要罵隨你們。”

餘霞又急又氣,乾脆擺爛耍賴,將梁文扯到董麗君麵前,一腳踢在他膝蓋上,直接噗通跪在她麵前。

梁文臉色蒼白,雙眼泛紅,目光祈求的看著董麗君,少年青澀的臉龐下,隱藏著倔強和隱忍,似乎在質問為什麼不放過他。

冷笑著挑起梁文的下巴,眼睛裡都是嗜血的興奮和暴戾,讓手指下的人微微顫抖,

“你這不是罵人呢麼,養他還不如養條狗,聽說你家養了幾隻下蛋的老母雞,抓兩隻當醫藥費冇毛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