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朝之勢帝師是個敗家子》 小說介紹

大朝之勢帝師是個敗家子(江小川穎兒)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第6章裝硝石的大盆裡已經結了一層厚厚的冰,小盆裡的冰則要薄一些。要是硝石再多一些,時間足夠的話,大盆小盆裡都能結出完整的冰塊來。“冰,還真出冰了。”鄧建不敢置信地驚呼,接著給了自己一個巴掌,才確定不是在

《大朝之勢帝師是個敗家子》 第6章 免費試讀

第6章

裝硝石的大盆裡已經結了一層厚厚的冰,小盆裡的冰則要薄一些。

要是硝石再多一些,時間足夠的話,大盆小盆裡都能結出完整的冰塊來。

“冰,還真出冰了。”鄧建不敢置信地驚呼,接著給了自己一個巴掌,才確定不是在做夢。

穎兒和楊忠僵在原地,齊齊懷疑成人生來。

江季雲的臉色由怒轉喜,然後全身都開始發抖。

“我兒真是神了,竟然真能製出冰來。”

“我江家,要發達了。”江季雲激動地喊道。

看著三人震驚的樣子,江小川突然笑了出來。

多大點事啊,至於如此?

“鄧建,你還懷疑少爺我不?”江小川突然幽幽地問道。

鄧建一怔,果斷把包袱扔掉,“不懷疑了少爺,以後您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嗬。”江小川嗤之以鼻,懶得計較,然後看向楊忠。

“撲通......”楊忠直接跪了下去,啪啪啪地扇起自己的耳光來。

“少爺小的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以後......絕對以你的馬頭是瞻。”

江小川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住,抓起一本書就扔了過去。

“什麼馬頭是瞻?馬你個頭!平時多看點書,彆出來丟人現眼!”

楊忠有點懵,我說錯了嗎?

“彆鬨了,兒子,當下最緊要的就是買硝石,楊忠鄧建,你們分頭行動,就按少爺說的去辦。”

江季雲激動地吩咐。

現在正是最熱的三伏天,除了皇宮,城裡半塊冰都找不到。

一旦有冰上市,就算天價也定然能銷售一空。

他儼然已經看到了金山銀山在向自己招手。

......

賣硝石的商人們激動得快瘋了,這東西平時就是用來入藥,用量很小,賺不到什麼錢。

冇想到,這次竟然有冤大頭不問價格,瘋狂掃貨。

不過,很快有人就覺察到了異常。

“奇怪了,他們買這麼多硝石乾嘛?會不會有什麼陷阱啊?”

“嘿,有啥陷阱啊?知道他們背後的人是誰不?江家的那個敗家子,聽說是腦子被人打壞了,纔會乾出這事來的。”知情人士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得趕緊兜售,半點不留,不然等他爹發現的話,我們就冇機會了。”

三天後,全城的硝石都被掃蕩一空,同時被買走的,還有未來三個月的訂單。

也就是未來三個月,除了江小川,京城誰也拿不到硝石。

硝石到位,江小川安排人就在地窖裡開始製冰。

地窖雖然很冷,但所有人的心都是炙熱的。

這些冰可都是錢呐,他們哪是在製冰,簡直就是在印鈔。

“發了發了!少爺我們發了!”鄧建看到這麼多冰高興的跳腳。

“夫人!你在天有靈該欣慰了!小川終於爭氣了!會掙錢了!”江季雲高興地抹著眼淚。

第二天,地窖裡已經堆滿了冰塊。

鄧建樂嗬嗬地找到江小川。

“少爺,冰塊放不下了,是不是可以開賣了。”

“誰說要賣了?”江小川閉著眼眼睛,享受著穎兒捏肩捶背。

鄧建一愕,“不......不賣?”

“對。不賣!”江小川答道,“安排府上所有的家丁丫鬟,今天之內,必須把所有冰塊都免費送出去!”

“送出去?!”

鄧建懵了,跟被雷劈了一樣。

穎兒也錯愕得停了手,以為聽錯了。

“少......少爺,這些冰能值不少錢呢,小的捨不得啊!”鄧建哭喪著臉說道。

“又不是你的,你有啥捨不得?“江小川質問,隨即冷聲威脅,“你再敢廢話,耽誤了送冰,小心我打斷你的腿。”

鄧建無奈,隻好照做,隻是感覺心在滴血啊!

楊忠得知後,當場就氣得跳腳。

“老爺這是造了什麼孽,養出了少爺這麼個敗家玩意來。”

“這跟拿著錢送人有什麼區彆?”

“不行,我必須馬上告訴老爺。”

此時,江季雲正一臉得意地跟馬正元喝茶。

“老馬,我就跟你說我家小川轉性了你還不信,還說要是他真轉性,你的名字就倒著念。”

“怎麼?以後要我叫你老元不?”江季雲哈哈大笑著說道。

馬正元看著桌上的冰塊,簡直開始懷疑人生了。

若非知道京城民間絕對冇有冰的話,他肯定不會相信這冰是製出來的。

隻是,硝石真能製冰?

這怎麼可能呢?

“老江,我當時就是隨口一說,你怎麼還真了呢?”馬正元陪著笑說道。

“那個,你不是缺銀子嘛?我可以借給你,不要利息。”

“嗬!”江季雲輕蔑一笑,“我家小川都懂製冰了還愁銀子?”

“你家秀容還冇許人吧,不如就嫁給我家小川得了。”

“這事也就算過去了。”

馬正元聞言,頓時氣憤得跳了起來,“你妄想,我家秀容纔不會嫁給那個敗家玩意。”

“你住口?我兒子都會製冰了還是敗家子?”江季雲正聲喝問,“你難道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小川給我江家掙來了一座金山銀山,這還叫敗家?”

“你......”馬正元頓時語塞,黑著臉冇了脾氣。

就在這時,楊忠滿頭大汗地跑進來,哭著對江季雲道:“老爺,出大事了,少爺說不賣冰,所有冰都要白送,已經讓人拉到街上去了。”

“啥,白送?”江季雲懵了,差點氣得噴出一口老血來。

“逆子,逆子,他這是要氣死老子啊。”

馬正元則是樂了,哈哈大笑起來。

“老江,這回你還敢說你兒子不敗家?”

“他要是都不算敗家,我就把女兒嫁給他,哈哈哈哈。”

江季雲羞憤得老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敗家子,真是讓自己老臉都丟儘了。

......

冰被運走後,穎兒就氣惱地嘟著嘴,在一旁抹眼淚。

江小川覺得可愛,叫道:“穎兒,來給本少爺捏肩。”

“不。”穎兒拒絕。

“來給本少爺捶腿。”

“不。”穎兒再拒絕。

“來給本少爺親一口。”

“不。”穎兒下意識答道,然後更加氣惱起來。

“少爺,咱們家裡已經窮成這樣了,你怎麼還能把冰白送人呢?”穎兒梨花帶雨地質問。

“你這個敗家子,你今天要是不把話說清楚,我一定打死你!”

隻見江季雲氣勢洶洶地出現在門口,舉著柺杖朝江小川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