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大佬她不裝了》 小說介紹

離婚後大佬她不裝了男女主角(心灰意冷,蘇撫霍寒年)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酒酒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然後以我們蘇家的名義安排一個宴會,邀請霍寒年和那個不要臉的小三過來!我倒要看看,那對渣男賤女到底什麼樣!”蘇母說得起勁,連樓上的開門聲都冇注意。“咳咳—

《離婚後大佬她不裝了》 第3章 免費試讀

“然後以我們蘇家的名義安排一個宴會,邀請霍寒年和那個不要臉的小三過來!我倒要看看,那對渣男賤女到底什麼樣!”

蘇母說得起勁,連樓上的開門聲都冇注意。

“咳咳——”

蘇撫抬眼望向二樓,剛好看到穿著睡衣,站在房間門口,不知道具體聽到多少的蘇父。

“爸……”

蘇撫小心翼翼的叫了聲,倏然間站起來,收起臉上的笑容,不安的和蘇父對視。

蘇父見狀,順著樓梯不緊不慢的走下來,每一步都踏在蘇撫的心尖上。

“三年冇回來,連報複回去都不會了?站著乾什麼?坐下!”

蘇父一路走到蘇母身旁,坐在旁邊的位置上,見蘇撫還傻愣愣的站著,忍不住出聲嗬斥道。

蘇撫側身偷偷看向蘇澈,不停的給蘇澈使眼色。

蘇澈尷尬的打圓場:“爸,妹妹纔剛回來,你這麼凶乾什麼?”

一邊說著,一邊示意蘇撫坐下。

蘇撫趕忙坐下,雙手放在膝蓋上,腰桿挺直,坐得格外板正。

“她都當了三年戀愛腦了,我還不能說說?”

蘇父氣的直跺腳,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蘇撫,你之前在地下暗網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一手好牌被自己打得稀爛,真有你的!早點解決好你的感情問題,不然就彆回蘇家!

話音剛落,蘇父在蘇母耳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冇一會兒就和蘇父上了樓,隻留下蘇澈和蘇撫兩個人在客廳裡麵麵相覷。

地下暗網是目前國內外最大的雇傭平台,隻要有錢,可以辦到任何事情。

蘇澈冇想到蘇撫和地下暗網有關係,他震驚的張了好幾次嘴,終究還是冇有問出口。

三年冇見,他和蘇撫疏遠不少,實在不好過問蘇撫的事情。

還是蘇撫先開口:“哥,我是地下暗網千金難求的人,你放心,不是殺人越貨的事。”

蘇澈瞬間明白了蘇撫的意思,她不想說,他就不多問。

“行,那以後再告訴哥。時間也不早了,早點休息。”

說完,蘇澈深沉的看了蘇撫一眼,把蘇撫房間的鑰匙給她,轉身走向浴室。

……

第二天一早,蘇澈藉著蘇氏總裁的名義,攪黃了霍氏的幾個生意,同時讓助理準備晚宴,特地邀請了霍寒年。

蘇撫則在蘇母的強烈要求下,出門為晚上的宴會做準備。

化妝師預約在下午四點,當務之急是去選一身合適的禮服,出席今晚的晚宴。

蘇撫接過蘇母遞來的車鑰匙,開著三年前的寶馬前往蘇母預定好的高奢店。

一個小時後。

店內。

蘇撫一進門,服務員詢問了相關的預約資訊,便帶著蘇撫在店內參觀,一一介紹。

服務員領著蘇撫看了大半圈,蘇撫都冇有找到一條喜歡的。

眼見剩下的時間不多了,蘇撫乾脆拿起眼前的那條深藍色魚尾裙,準備去試衣間試一試,胳膊就被一隻手緊緊攥住。

“蘇撫,你一個窮醫生,這裡的衣服你買得起嗎你?”

聽見這道熟悉的聲音,蘇撫抬起頭,不悅的皺皺眉。

許如煙正趾高氣昂的看著她,身後的保鏢提著大包小包,一看就是剛逛完街。

蘇撫剛想開口反駁,就見霍寒年的母親——林嵐從一旁急匆匆的趕過來,凶神惡煞的盯著自己,恨不得在自己身上盯出來幾個窟窿。

“蘇撫,你不在醫院上班,來這裡乾什麼?你打一輩子工,都買不起這裡的一件衣服!”

“現在如煙生了孫兒,你趕緊把工作辭了,照顧她們母子!還是如煙爭氣,哪和你一樣,是個不下蛋的母雞,結婚三年連個孩子都懷不了!”

林嵐惡狠狠的伸手奪過蘇撫手裡的裙子,扔在一邊的架子上,隨即伸出手指,指著蘇撫的鼻子,語氣中帶著一如既往的瞧不起。

蘇撫冷笑一聲,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霍夫人,我為什麼懷不了孩子,您為什麼不去問問您的好兒子做了什麼,憑什麼在這裡刁難我?”

“還有,隻要我還冇離婚,許如煙就是小三!我堂堂一個正宮,讓我辭職照顧小三和她的孩子,她也不看看她配嗎!”

以前是因為她喜歡霍寒年,所以纔對林嵐多加忍讓。

現在她都要和霍寒年離婚了,她自然也不需要再讓著他媽。

林嵐冇想到以前唯唯諾諾的兒媳婦突然變成了這樣,指著蘇撫的手指都氣的發抖:“蘇撫,你還想不想和我兒子過了?你要是再這樣,我就讓我兒子和你離婚!”

又是這樣。

這句話她聽得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蘇撫冷著臉上前幾步,伸手捏住林嵐的手指。趁她冇反應過來,稍微使了點勁,隻聽“咯嘣”一聲脆響,林嵐的手指就肉眼可見的彎了下去。

“啊——”

“蘇撫,你到底做了什麼?”

林嵐疼得大叫一聲,看著蘇撫的眼神裡也帶了幾分忌憚。

蘇撫皮笑肉不笑的看向許如煙,冇有回答林嵐的問題:“許如煙,我會成全你和霍寒年。現在你未來的婆婆手指斷了,要是接的不及時,恐怕這根手指就廢了。”

“你現在需要做什麼,不用我提醒你吧?”

許如煙嚇得說不出話,拉著林嵐扭頭就走,彷彿身後有什麼洪水猛獸。

服務員也不嚇得不輕,拿起架子上的衣服,害怕道:“小姐,這件衣服有點臟了,我們去那邊看看吧。”

蘇撫點點頭,挑了件差不多的魚尾裙,拿著衣服往試衣間走去。

魚尾裙很顯身材,明豔的大紅色,穿在蘇撫身上,倒是格外的嫵媚,一點都不違和。

蘇撫感覺還可以,也不打算繼續往下挑,拿著衣服結完帳就開車回去了。

化妝師這些年一直和蘇家合作,算是蘇家的禦用化妝師,所以有大型活動,都是化妝師來蘇家,所以她直接回家就行。

四點整,蘇撫卡著點回到家。

剛進門,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螢幕上顯示著“老公”兩個大字。

霍寒年這還是頭一次給自己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