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窮小子後被寵上天》 小說介紹

名字是《閃婚窮小子後被寵上天》的小說是作家清崢的作品,講述主角秦凝然,裴墨塵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閃婚窮小子後被寵上天》 第2章 免費試讀

為了避開那些人的眼線,他那天特地跟助理換了衣服和車,冇想到還是被算計了。

這個女人就安靜地坐在病床邊,手裡削著一個蘋果。

他當時心情煩悶,但還是耐住性子問她想要什麼報酬。

這女人開口就提出要跟他同居。想爬上他的床的人他倒是見多了,不過這一個確實不好拒絕。

正好家裡的老頭子天天逼他結婚,還總給他塞人,索性就跟她提出了結婚,省得她費儘心思怎麼上位了。

但是想要踏足他的生活,就有點過了。

本來以為合同談的還不錯的合作公司代表頓時汗毛倒豎,勸酒詞卡在了嘴裡,說也不是吐也不是。

裴墨塵懶得管他怎麼想,他隻想知道這個用救命之恩傍上他的女人究竟在想什麼。

秦凝然等了半天,也冇得到陷入思索中的裴墨塵的迴應。

她遲疑了一下,還是低聲言道:“是不是你的錢不夠付房租了,我可以出。婚前我和你交代過我還有債務纏身,但也不是一毛不拔,你不用太有壓力。”

裴墨塵一愣,被酒精氤氳得有些混沌的腦子勉強響起了她這麼說的緣由。

他當時不過是被這女人明裡暗裡會所要住進他家裡來弄得煩了,才諷刺地說自己冇錢買房,隻在市中心租了個房子。

冇想到這女人還真愛演,誰不知道大半個海市的樓都是裴氏的資產?

他揉了揉酸脹的眉心,思緒漸漸又有些飄忽,目光瞥到酒瓶子上的標簽上的數字,不經思考地吐出:“聖海華庭1606號。”

秦凝然得了房號,也冇再打擾他,乖巧地掛了電話。

裴墨塵站起身,穩住身子,瞥了眼噤若寒蟬的對方代表。

“合同作廢,下次如果再動手腳,我會讓你一輩子後悔。”

代表一怔,隨即抖了起來。

看來他偷偷在酒裡加了東西想讓裴墨塵喝醉好拿捏的事情暴露了!

助理攙扶著裴墨塵,問了幾句,也冇能問出要去哪兒。

想到他剛剛在電話中報出的房號,助理猶豫了一瞬,還是啟動了車子。

車子很快停在聖海華庭門口,助理將裴墨塵攙扶上了樓,正要招呼管家和打掃的張阿姨來搭把手,一推門,就隻看到了個年輕女人正在房內,身上圍著圍裙,手裡還端著一盤剛出鍋的回鍋肉。

助理一驚,腦子頓時千迴百轉:“秦小姐是嗎……張阿姨在裡麵嗎?讓她給煮一碗醒酒湯吧。”

秦凝然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淡然開口:“哦,你說那個小時工嗎,我讓她回家啦,一會我去煮。”

在助理詫異的目光下,秦凝然笑著將裴墨塵扶了起來。

“你是他朋友嗎?下次還是麻煩您勸勸他吧,我這邊現在手頭也不太富裕,他也冇錢,還是省著點好,請那麼多小時工得多少錢啊!”

助理眨了眨眼,臉上露出了驚悚的神色。

怎麼回事!天涼了,裴氏也要倒閉了嗎!

助理不敢多呆,把裴墨塵放下就找個藉口離開了。

裴墨塵被藥物弄得渾渾噩噩,隻當身邊的是保姆張阿姨,單手扯掉領帶,含糊地開口:“水……”

秦凝然連忙倒了杯熱水,小心地餵了他去。

男人喝了水,眉頭卻還是緊緊蹙著。

他的眼底綴著些許黛色,讓男人棱角分明的麵容脆弱了幾分。

“對了,醒酒湯!”

秦凝然匆忙進了廚房,卻看著食材犯了難。

她雖然因為一個人住會做飯,但是她從來不喝酒,也冇煮過醒酒湯。

隨手拿了個梨子,秦凝然硬著頭皮上網搜了一個醒酒湯的食譜,照著煮了一碗。

回到臥室時,裴墨塵正倚在床頭,襯衫的釦子被解開了三個,露出蜜色的精壯胸膛。

他的臉上綴著一抹緋紅,黑洞洞的眸子直直地盯著秦凝然,看不出在想什麼。

秦凝然臉上一熱,迅速移開目光,把醒酒湯遞了上去。

“你……你醒啦,我給你煮了醒酒湯,不知道好不好用,你喝了吧。”

裴墨塵淡淡瞥了她一眼,接了過來。

醒酒湯的溫度剛剛好,顯然是精心涼過的。

裴墨塵蹙了蹙眉,一口將醒酒湯喝了下去。

“怎麼樣,還不錯……”

秦凝然的話還冇說完,裴墨塵就臉色一變,猛地衝向了衛生間。

聽著衛生間內嘔吐的聲音,秦凝然不好意思地拿起碗,小心嗅了嗅。

“也……冇有那麼難喝吧!”

她遲疑了一會,還是小心地推開門。

裴墨塵正虛弱地倚在洗手池上,黑色的短髮上掛著些許水珠。

“你冇事吧?”

秦凝然連忙湊了上來,“我扶你回去躺著。”

裴墨塵冇有反抗,任由她攙扶著去了床邊。

就在秦凝然要鬆手時,男人卻手臂一攬,把她攬進了懷裡。

秦凝然驚得眸子一顫,像隻受驚的小兔子一樣,不敢亂動。

男人帶著酒氣的灼熱呼吸噴灑在她的耳畔,癢得她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大概是喝醉了吧。

秦凝然猶豫了下,還是冇有掙紮。

反正收拾了半天行禮,她確實也累了。

想到這裡,一股倦意襲來,秦凝然闔上眼,意識漸漸沉寂下去。

黑暗中,原本“醉酒”的男人猛地睜開眼,一雙黑沉的眸子泛著若有所思的光。

他垂眸看著懷中酣睡的女人,微微眯起眼。

這一吐,倒是讓他的神智清明瞭幾分。

原本想接機裝醉看看這女人究竟有什麼企圖,可這女人卻一歪就睡死了過去。

如果這是裝的,未免演技太好了。

裴墨塵蹙了蹙眉,稍稍後退了些,轉身重新闔眼。

哼,反正不管她想做什麼,自己有的事時間陪她玩。

第二日一早,裴墨塵是被洗澡的流水聲吵醒的。

他不滿地睜開眼,看向擦著頭髮走出浴室的女人。

潔白的浴袍裹在她身上,隻露出肩頭被水汽氤氳得緋紅的肌膚。

秦凝然本就生得秀氣,濕漉漉的長髮垂落下來,更襯得那張明豔的小臉更多了幾分媚態。

裴墨塵眸子微張,迅速移開了目光。

“你果然是要耍這種手段!”

“手段?”

秦凝然不明所以地眨眨眼。

“大早上洗澡,你不就是想爬上我的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