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半夜,翠花都能聽到母豬撕心裂肺……

或許是舒服也說不定。

反正翠花不太舒服。

越聽就越覺得心裡癢癢。

手指都沒乾過。

可是還是沒用。

翠花腦海中全是王強精壯的上半身。

越想就越難受。

不想還控製不住。

真是難受!

翠花繙個身,用枕頭捂住腦袋。

爲了多下點豬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