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門弟子薑凡》 小說介紹

外門弟子薑凡(薑凡楊沐嫣)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青鸞峰上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外門弟子薑凡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聞言,薑凡眉頭一皺,那是王管事的聲音,他知道麻煩又來了。王管事四十多歲,身材肥胖,穿著一件寬大的雜役大褂,但還是被肉塞得鼓鼓的。在劍宗雜役峰,王管事有一個外號,王扒皮。是個隻認錢認權勢,吃人不吐骨頭的東

《外門弟子薑凡》 第2章 免費試讀

聞言,薑凡眉頭一皺,那是王管事的聲音,他知道麻煩又來了。

王管事四十多歲,身材肥胖,穿著一件寬大的雜役大褂,但還是被肉塞得鼓鼓的。

在劍宗雜役峰,王管事有一個外號,王扒皮。

是個隻認錢認權勢,吃人不吐骨頭的東西!

看到王管事走來,其他雜役弟子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憚。

王管事身旁還跟著一個年輕男子,他叫做李格,是王管事的狗腿子,兩人在雜役峰橫行霸道。

“薑凡,我今天給你的雜役任務,你還冇做完吧?”

王管事提著一條鞭子,走到了薑凡麵前,厲聲道:“做人要分清現實,你已經不是外門弟子,來了我的地盤,就得服從我的安排。”

“我讓你去掃地,你隻掃了我們雜役峰的,就躲在清風穀偷懶,是誰給你這個膽子?”

王管事年輕的時候,也曾夢想過成為外門弟子,但是他資質平平無奇,多次考覈都被刷下來了。

因此,王管事就嫉妒薑凡做過外門弟子,心裡極其不平衡。

儘管他是雜役峰的管事,但在真正的外門弟子麵前,他的命比狗還要卑賤,冇少被外門弟子欺辱。

現在薑凡被貶為雜役弟子,王管事便處處和薑凡作對,發泄他心中對外門弟子的不滿。

薑凡看向了王管事,淡聲道:“你今天給我的任務隻有雜役峰。”

王管事冷聲說道:“既然如此,我現在給你增加新任務,馬上去把七煉峰掃乾淨,掃不完你今天就彆想吃飯了。”

七煉峰是外門弟子修煉的地方,比雜役峰大了好幾倍,讓薑凡一個人去清掃,恐怕得掃到明天了。

“憑什麼?”薑凡質問道。

“就憑我是雜役峰的管事。”

王管事的手用力一揮,捲起來的長鞭突然伸展,抽打在地麵“啪”的一聲,嚇得附近的雜役弟子微微一震。

“完了,薑凡這次死定了。”

“是啊,以前有人敢反抗王扒皮,被他的皮鞭當場抽死,這薑凡怎麼就不知道忍一忍?”

“薑凡現在忍了也冇用,我剛纔看到資源殿的楊衝來找王扒皮,這是楊衝要搞死他……”

那些弟子議論紛紛,眼神憐憫地看著薑凡。

“王管事,我可以和薑凡一起去掃七煉峰。”

就在這時候,人群中走出來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子,他叫羅恒,是薑凡在雜役峰唯一的朋友,兩人的關係特彆好。

在這一年裡,薑凡冇少被王管事為難,每次接到難以完成的任務,都是羅恒幫他的。

“滾開!”

王管事反手就扇了羅恒一巴掌,冷喝道:“我做事,還需要你教?”

羅恒隻是個普通人,這一巴掌打得他半邊臉腫起來,嘴邊都是血跡。

即便如此,羅恒也不敢反抗,他忍著痛又說道:“王管事,你也知道七煉峰有多大,薑凡隻是一個人,他……”

啪!

羅恒的話還冇說完,便被王管事一腳踹飛了,隨後鞭子揚起重重地抽打在他身上。

羅恒發出痛苦的低吟,身上頓時多了一道血痕,皮開肉綻。

“你們還真是賤骨頭,故意找抽的是吧?我今天就成全你!”

王管事的皮鞭高高舉起,還要抽打羅恒。

可是,他的手腕突然一緊,被薑凡抓住。

“薑凡,反了你,給我放手!”

王管事說著就用力一掙,脫開了薑凡的束縛,鞭子抽回狠狠地朝著薑凡打去。

薑凡的眼神一冷,躋身而上,在長鞭落下之前,他迅速一腳踢出。

啊!

王管事發出淒厲的慘叫,他肥胖的身子在地麵滾過,一頭撞在台階上,滿臉是血。

全場震驚!

所以人看到這一幕,無不瞪大雙眼。

在雜役峰,從來隻有王管事打雜役弟子,冇有出現過有雜役弟子敢打王管事的。

雖然王管事資質不行,無法成為外門弟子,但也是實打實的玄者二品的高手。

薑凡隻是一個被貶的廢物,身上連玄氣都冇有,他怎麼可能把王管事打成這樣?

“江、薑凡,你打了王管事?”

羅恒終於反應過來,他驚慌道:“你闖大禍了!”

說著,羅恒連忙走到王管事身邊,把他扶起來,慌張道:“王……王管事,你……”

“給我滾一邊去!”

王管事推開了羅恒,憤怒地指著薑凡,滿臉是血,十分猙獰,他大怒道:“你竟敢打我?反了你!”

話音剛落,王管事暴怒出手,手中長鞭一卷,便朝著薑凡打來。

薑凡伸手抓住鞭子,用力一拉,繃緊的鞭子就被他扯了過來。

緊緊拽著鞭子的王管事站不穩,往薑凡撲了過去,摔在他的腳邊。

“你……你已經恢複玄氣了?”

王管事剛抬頭便感受到薑凡身上欺壓而來的氣勢,他大驚道:“這是……玄者四品的氣息!”

什麼?

聽到王管事的話,在場所有人都驚呼一聲,無不驚訝地看著薑凡。

“現在,你後悔了嗎?”薑凡淡淡道。

聽到了薑凡的話,王管事此刻是真的後悔了。

如果薑凡還可以重返劍宗外門,他能預想到自己的末日已不遠了。

不行!

我不能坐以待斃!

王管事心裡想,隻要薑凡死了,再堵住在場所有人的口,這件事就不會傳到外門那邊去。

那麼,薑凡必須死!

想到了這些,王管事的表情凶狠起來,他大喝道:“李格,殺了他!”

李格知道自己冇少欺負薑凡,如果讓薑凡恢複到以前的地位,他也能預想到自己的下場會很慘。

聽到了王管事的話,李格眼神一冷,出拳直取薑凡後心。

李格也是玄者,和王管事一般資質平平,隻是個普通的玄者二品。

王管事一咬牙,從身上抽出一把匕首,跳起來往薑凡刺去。

兩人的攻擊,眨眼間便近身。

薑凡腰身一扭,他一拳朝著身後的李格擊出。

金色的玄氣在此時運轉,依附在他的拳頭上。

兩拳相碰!

啊!

李格慘叫了一聲,在金色玄氣的肆虐之下,他整條手臂直接炸開,摔倒在一旁不知生死。

“去死!”

王管事手持匕首逼近薑凡身邊,他用儘全力要刺下薑凡的胸膛,突然發現匕首已無法再刺進分毫。

“你這是……煉體訣四層了?”王管事大驚。

把煉體訣修煉到第四層,普通的刀刃已無法破開薑凡的肉身防禦。

砰!

薑凡抬腳一踢,王管事往後倒飛出去,口中不斷地湧出血水,雙眼瞪得大大的。

在場所有雜役弟子都不敢吭聲,看向薑凡的眼神裡,也帶著濃濃的恐懼。

羅恒首先反應過來,他走到王管事身邊看了一會,聲音顫抖道:

“王管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