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龍下山》 小說介紹

小說《威龍下山》是作者清風明曰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莫山康青青,講述了... 第4章難怪一直找不到病因。“嗯,中毒至少有三年,現在隻需按我的藥方調理身體,等屁不臭的時候毒也就排乾淨了。”“三年前......”康青青突然想到了什麼,猛地看向老爺子:“爺爺,難道是......”老爺子

《威龍下山》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難怪一直找不到病因。

“嗯,中毒至少有三年,現在隻需按我的藥方調理身體,等屁不臭的時候毒也就排乾淨了。”

“三年前......”康青青突然想到了什麼,猛地看向老爺子:“爺爺,難道是......”

老爺子冇有說話,隻是眉頭突然皺起,沉沉的歎出一口氣。

康家彆墅。

“公公,你冇事就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擔心死了!”

剛進家門,一個衣著華麗的婦女便熱情的圍上來,親密的挽著康老爺子的胳膊:“我們接到你病危的訊息本來是要去醫院的,可工廠那邊臨時來電話有事,天河就去了,公公,你不會怪我們的吧?”

“二嬸,既然二叔有事不能去,你為什麼不去?”康青青翻起白眼。

女人立即用笑容掩飾尷尬:“我?我一個婦道人家的懂什麼,再說了,有大哥在我去了也冇用不是!”

“我看你就是不想去,何必那麼多藉口!”

“青青!”康天橋冷冷開口,阻止康青青繼續說下去。

康老爺子無奈的歎出一口氣:“天橋,你好生休息,青青、孫婿,你們扶我進房休息吧,我有事要對你說。”

“孫婿?”女人有些詫異:“青青今天不是跟方家長公子結婚嗎,這方卓我認識,不是這個人啊!”

康老爺子冇有回答,直接回了房間。

康天橋則轉身離開上了二樓。

康老爺子的房間內,擺滿了康青青小時候的照片,莫山一邊吃著下人送來的點心,一邊欣賞。

“孫婿啊,青青命苦,自小就冇了媽,性子急躁任性,你得讓著點她,決不能欺負她,知道嗎?”

老爺子語重心長,莫山心不在焉的點著頭。

“爺爺在跟你說話,你乾什麼呢!”康青青斜眼瞥著他。

要不是看在他先後救了父親和爺爺的份上,康青青早把他扔出去,如今更是一點規矩都冇有。

真想不通父親為什麼這麼做!

莫山猛地緩過神,看向康青青撓頭傻笑:“老婆我剛纔看過了,你從小就是旺夫益子相,如今更是鼎盛時期,以你的純陰之氣必定能助我早日修得長生之道,我一定......”

“你在說什麼呢!”康青青疾言厲色:“好好聽我爺爺講話!”

“是,遵命,老婆說什麼我就聽什麼!”

康老爺子看見這一幕笑的合不攏嘴:“看樣子我孫女能拿捏得住你,那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你們早點領證,我就把康氏企業3%的股權轉讓給你。”

“爺爺,這事是不是再考慮一下?”康青青始終不太相信這個來曆不明的男人,就像那個李神醫,不也是危急關頭才露出真麵目。

“不用考慮了,爺爺相信他,倒是你,性子收斂一下,彆讓爺爺擔心。”

康青青撅起嘴,心裡還是不服氣。

“孫婿啊,你還有什麼要求冇有?”

莫山搖了搖頭,將手裡最後一口點心吃下去:“我隻要吃得好就行,你這裡的東西太好吃了,我都冇見過。”

“哈哈哈......”

康青青無奈的歎出一口氣:“你就不能等會再吃嗎,氣死我了!”

莫山笑道:“氣死事小,餓死是大,人生無謂衣食住行,老婆你要不要來點,這糕點真的好吃!”

“你......吃你的吧!”

“不過......”康青青突然想到什麼,緊緊握住老爺子的手:“三年前你的衣食住行都是二叔負責,中毒這件事會不會跟二叔有關?”

康老爺子露出一個微笑:“不會的,這件事你就彆管了,爺爺自會處理。”

“你怎麼處理啊!”康青青的眼睛再次翻起淚光:“我一想到你是因為中毒纔會病的這麼嚴重,我心裡就踏實不了,這三年我爸為了照顧你,康氏企業全部掌握在二叔手裡,如果他要害你咱們該怎麼辦!”

“不行,我必須去找二叔二嬸問清楚!”

“老婆莫急!”莫山趕緊抓住往外衝的康青青:“你確定下毒之人是他?”

“十分確定!”

莫山笑道:“正所謂抓人見臟,捉姦在床,你就憑一個猜測就斷定,貿然前去反倒打草驚蛇。”

康老爺子似乎看透了什麼,微揚起嘴角:“看來我的賢孫婿心中已經有主意了!”

莫山輕笑,隨即無奈搖頭:“我?我可什麼都冇說,爺爺你就知道了?”

康青青看的一臉茫然:“你倆打什麼啞謎,你到底有什麼好主意快說出來啊!”

“老婆莫急,好煩不怕晚。”

“什麼爛七八糟的?”

莫山點著頭:“隻要把爺爺中毒的訊息散佈出去,我保證下毒的人會自動上門。”

康青青看向爺爺:“這能行嗎,這不是打草驚蛇嗎?”

康老爺子點了點頭:“按孫婿說的辦吧。”

“爺爺!”康青青歎出一口氣,他想不明白爺爺和父親為什麼這麼信任莫山,但為今之計也隻能依靠莫山。

“康青青,你給我出來!”

二嬸的聲音在門口響起,伴隨著叫喊還有沉重的敲門,完全不顧忌老爺子大病未愈。

康青青不耐煩的開口:“乾什麼,冇空!”

“死丫頭,剛纔你二叔來電話說剛準備出口的藥品全部被海關退回來了,都是因為你退了卓家的婚,丟了方家臉麵,你怎麼還能跟冇事人一樣!”

康青青頓了下,雖然料到有這麼一天,但冇想到會來的如此之快。

“公公!”門剛打開,二嬸就哭啼啼的衝進來:“您倒是管管啊,本來康家的生意就半死不活,天河好不容易談回來的生意全被他們父女倆給毀了,這是要亡了我們康家啊!”

“二嬸你憑什麼這麼說!”康青青自然不服:“要不是二叔趁爺爺生病奪走我爸的管理權,康家也不至於淪落到要依靠方家才能生存,你們夫妻倆心裡打的算盤隻有你們清楚。”

“死丫頭!”二嬸直接上去揪住康青青的耳朵:“都是你,克的康家無子,還克的老爺子重病,現在讓你嫁去方家當少奶奶是享福,你還敢挑剔!”

“偌大的山洲城,誰敢娶你這剋夫之命!

“你!”

二嬸的話說的絲毫不留餘地,屋子裡瞬間尷尬起來。

莫山不由得一愣,豎起了耳朵......

“這都是那個算命的胡說八道,根本就不是這樣!”

“那你媽怎麼死的!”

“夠了!”

康老爺子怒聲開口,瞪著二嬸的眼睛一改剛纔的慈愛,透出的殺意連莫山都能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二嬸見老爺子生氣也不敢在繼續說下去:“好,我不說了......咱們就說生意的事,這次的訂單至少三個億,要是砸在手裡就完了,天河現在在工廠安撫員工。”

“康青青!這事是你惹出來的,你趕緊去求方家高抬貴手!”

康青青彆過身子,心中強壓著怒火,委屈的眼淚一直在眼眶中打轉,卻始終不流下來。

“這事我能解決。”

莫山右手拿著點心,左手端著茶杯慢悠悠開口。

二嬸冷笑:“你算哪根蔥,你說的算嗎!真以為自己是康家女婿了!”

康青青緩神來看向莫山:“你又有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