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屠喘息良久, 突然又毫無征曏陷坑之上撲了上去。

這一撲,更快,更猛!

楚猛萬年不變的牛魔頂角,再次撲了上來。

兩人交手十幾次,楚猛知道這人厲害,神經緊張之下,幾乎形成了條件反射。

然而就在這時,一腳踏上坑沿的血屠,突然縮手。

楚猛全身的力量爆發於肘尖,頂在了血屠的胸口。

血屠整個人,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直接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