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採妍一看他的神情不對,不暇細問,也抓起望遠鏡,曏楚家老院看去。

此時天色微明,楚家老院中的情形,已經能看得清清楚楚。

衹見光頭大漢楚猛,依然在院子之中,練著那千篇一律的古怪拳法,也不嫌枯燥。

而他們苦苦等了一夜的血屠,卻好像一條死狗似的,被高高吊在院中的老榆樹下。

衹見血屠全身是傷,腦袋歪在胸前,也不知是死是活。

這可是窮兇極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