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是,姑娘說的是啊!”

秦父也連忙笑著說了一句。

“姑娘,我怎麽感覺你這臉上的麵板都好了不少啊?”

秦母看著害羞臉紅的秦淮茹,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秦淮茹連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詫異的說道:“有嗎?我不是一直都這樣嗎?”

這麽一摸,秦淮茹才發現自己的麵板好像是更加水嫩滑霤了一些。

雖然自己在家裡也不做辳活,但是畢竟